简体  繁体  Russian
推荐给朋友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首页   

协会介绍   

俄罗斯油画   

商务项目   

留学咨询   

俄罗斯风情   

中俄贸易   

日常服务   

网站导航   
热门排行
最新排行
推荐排行
新闻标题: 特工设陷阱 美华人窃取军事器材案真相曝光
发布时间: 2008年10月29日 閲读次数:2182
     中国窃取美国军用产品、中国间谍偷取美国敏感技术……诸如此类的案件报道,近些年来时常见诸美国的媒体。耸人听闻的标题,看上去似乎都是言之凿凿、有根有据的“事实”,所谓的“中国间谍威胁”也因此被炒作得煞有介事。然而,事实的真相究竟是怎样的呢?一对现居广州的中国夫妻,几年前曾在美国陷入一出莫须有的“中国窃取美国军事器材”的闹剧中,他们思前想后,考虑再三,终于将自己那段不幸的遭遇和盘托出。而更特别的际遇是,这个事件中另一个关键人物也浮出水面,此人已被中国有关部门依法审查,并向记者讲述了自己不堪回首、充满悔恨和自责的特殊经历。通过对两方的采访,彼此印证,一个所谓“中国窃取美国军事器材案件”的炮制过程清晰地呈现出来。
      特工盯上无辜华人
  梁秀文坐在广州白云山一个小山头上的茶室里,家乡温暖湿润的南风也吹不开两年半的牢狱之苦凝结在她眼角的愁纹恨意。2007年7月,她在美国服完刑后被美方驱逐出境,回到广州。丈夫庄竞华因为先判决、先入狱而比她早一年多回来。谈起自己涉入的那起曾在美国媒体上闹得沸沸扬扬的华人夫妻非法向中国出口战斗机和导弹零部件案,夫妻二人的愤懑和不平溢于言表,庄竞华说:“我们不是没有错,那是个人做生意中的过失,但美国特工的做法却要阴险和过分得多,完全就是不择手段,我们必须把这一切告诉世人。”
  上世纪90年代初,23岁的庄竞华和梁秀文大学毕业后去了美国。两人在南加州读完MBA后,都在洛杉矶顺利地找到了工作,他们觉得生活充满了希望。
  麻烦上身是从一份传真开始的。1998年年中的一天,来自中国沈阳一家贸易公司、署名“王军”的询价单传真到梁秀文的公司。“是让我们公司给某个C— 130飞机的零部件报价,当时公司正在着手开发中国市场,所以虽然这是一笔很小很普通的生意,公司也很高兴”,梁秀文说,“这笔买卖刚做完,沈阳这家公司的王军又发来了第二份询价单,我们还没给回音就出差到了中国,干脆顺便去沈阳考察了这家公司。”在沈阳,梁秀文没有找到“王军”,而是第一次见到了公司董事长牛再胜。
  梁秀文和庄竞华事后知道他们已经陷入美国情报和特工部门设下的一个卧底圈套中,“王军”只是虚构的订货人,扮演关键角色的卧底就是这个牛再胜。
  牛再胜当时对梁秀文说,他在沈阳的公司做的是军品和军需品出口生意,他的朋友“王军”帮他联系在中东的买家。回到美国后,梁秀文的公司继续为第二单生意寻找供货商。这单生意里要的基本都是F—14军机和一些导弹的零部件,在美国国内可以随便交易,但其中有两项商品,一种明确不许出口到中国,一种需要申请美国政府的出口许可证。
  1999年2月3日,牛再胜突然造访梁秀文所在公司,说为方便开展业务,寻找美国供货方,他准备在美国注册一家新公司。牛再胜反复强调自己不大了解美国军品生意的情况,问了很多有关产品出口许可证的问题。
  到6月,牛再胜又打来电话,说他已在美国注册“中美航空设备供应公司(SAAS)”,有事可以直接和他的朋友“田太太”联系,这单生意他很快可以下订单,但对那些需要出口许可证的货物他不愿意提供最终买方的详细信息。梁秀文所在的公司这时已经对牛感到不耐烦,决定不再和他做生意。但为此事忙了很久的梁心有不甘,决定用未婚夫庄竞华的公司和他继续完成这笔贸易。庄竞华在读MBA的时候注册了一个叫美通 (Maytone)的公司。梁秀文把庄竞华和美通公司介绍给牛再胜后,很快牛就同意和美通继续做这笔生意,并且答应那两件不能出口到中国和需要办出口许可证的东西先不买了。
  1999年7月8日下午,牛再胜主动约庄竞华谈另一笔生意。庄竞华说:“ 见面时我曾对牛建议,既然他在美国有公司,他要买的东西又很小,我可以直接把货交给他。结果牛推托说他刚刚来美国,不知道具体怎么办运货,还是请我帮他把货直接发走,他来付运费。”庄竞华说:“直到出事后我才弄明白,我向牛再胜提出把货直接交给他在美国的公司,那就等于是在两个美国公司之间进行合法的军品交易,但身为美国特工卧底的牛却拒绝了我这种合法的做法,这明摆着就是硬要把我往非法出口的陷阱里带。”
  但当时庄竞华并不知道这些,更不知道牛的腰间还别着美国特工安装的录音设备,他只觉得牛的言语有些奇怪,三番五次地问“到底这次买的东西需不需要出口许可证”。很快,“田太太”寄来了填好沈阳地址和运费支付账号的联邦快递(UPS)运输单,庄还自己跑了一趟UPS柜台,发出了货。就这样,从1999年 7月到10月,双方一共做了3笔生意,共计5个零件,总售价约2.5万美元。
千方百计引诱当事人犯罪
  让庄竞华和梁秀文觉得蹊跷的事情发生在这年秋天他们两人先后回国之时。他们给牛再胜在沈阳的公司打个电话,问问收到货物的情况怎么样,没想到接电话的人说公司根本就没有做过任何进口业务,什么也没有收到过。
  但庄先回到美国后,却收到“田太太”发来的传真,确认第三批货已经收到。没过几天,“田太太”又发来新的询价单。这个单子可把庄竞华吓坏了:里面包括战斧及爱国者等导弹的探测器、导航仪、天线、集成电路卡,一种先进中程空对空导弹的目标探测器,甚至还有标明了军用化学物质的四氟化铀……
  庄竞华隐约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大对头,和梁秀文商量后,就给“田太太”回一份传真,说他们不想做这方面的生意了。但不久还在广州父母家中的梁秀文竟然接到一个电话,说他们寄到沈阳的所有货品都收到了,沈阳的公司只是一个名义上的收货公司,货其实一进中国海关就会有人取走,打电话的人还让她有疑问就直接打电话给牛。
  庄竞华拨通牛再胜的美国电话时,牛的语气极为生硬,但第二天却收到牛再胜手写的一份态度完全不同的传真:在细节上我们一直没有向你解释……我知道你很迷惑,我希望我们能继续做生意……新兴公司只是用来做进口记录,邮包在中国由其他人直接从海关取走,再发给国外的客户……我同外国买主的关系很好,对你找到和提供的每一个零件可以给你佣金和工资,每个月你可以挣几千。这些客户急要零件,并付大价钱来买。这个生意是有风险的,你以前运的东西也是有风险的……
庄竞华说:“解释、欺骗、利诱、威胁,这个传真里全都有了,在我们已经拒绝再做军品生意的时候还白纸黑字地这么鼓动我们,可以看出,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把这个事件制造得越大越好。”
梁秀文、庄竞华坚决地断绝了和牛再胜、“田太太”的往来,从此不再接触军品交易。他们结了婚,搬了新家,还有了一个可爱的小女儿。
  没有想到在事过3年多之后,2003年的2月26日,这对夫妻分别在自己的公司里被美方拘捕,事由正是他们以美通公司名义非法出口过军用品。保释
庭拒绝他们保释,而开始要他们坚决不认罪的律师不久也转而劝他们庭外认罪。律师说,一旦开庭,陪审团闭着眼睛都会认可政府“卧底行动”的证据,严判庄、梁。那样的话,他们将面临个人最多40年的刑罚和最高400万美元的罚款。律师还告诉他们,如果同意控方提议,达成控辩交易,不开庭就认罪,法庭可以分别判他们 30个月的刑期,罚款只是最轻的每人6000美元,同时批准梁秀文保释,戴着电子跟踪器在家照顾3岁多的女儿。为了无人照看的可怜女儿,庄、梁经过再三权衡,同意在《认罪协议书》上签字,罪名是“企图向中国出口国防部件罪”。
  与此同时,美国媒体却盯上此案反复炒作。“在美华人向中国出售战机导弹零件被判刑”、“加州女华人对华非法出口军火被判两年半”……类似的标题从2003年一直到2005年都在美国的不少媒体上陆续出现过。
  梁秀文说:“其实他们就是要制造一起华人向中国非法出口武器的案件,好给人形成一种中国人偷美国国防技术的印象。美特工对我们调查得非常仔细,他们很清楚,除了被他们这个姓牛的卧底牵着做了那三笔军品生意之外,之前之后我们都没有碰过其他的军品买卖。但美国检察官及海关、国防部、FBI、移民局的特工……不停地来问我们同样的问题:在我们出国前后、回国期间有没有中国官方的人找过我们。有一次,一个FBI的特工专门从外地赶来向我了解情况,问我是怎样和中国军队发展起业务的,我很奇怪,就反问他:‘不是你们的人先来找我的吗?’他听完连忙问身边一位参与我案件的国防部特工:‘她只卖过东西给我们的卧底吗?’见对方连连点头,FBI的这个特工大失所望,就什么也不问了。”
他是这样被逼当卧底的
  牛再胜是在美国一个健身俱乐部里看到了庄、梁被捕的电视报道。在沈阳的一个居民楼里,54岁的牛再胜对记者说:“当时,我的心中确实有过一丝愧疚。” 牛再胜曾经在中国军队中服役十几年。1989年转业下海,很早就开始做军品、军需品出口生意,1993年他在沈阳成立了自己的一个贸易公司。1994年,牛再胜在美国开设了分公司,并在那里定居。
  牛再胜说,像他这样经历的在美华人,美国特工是不会轻易放过的。1996年5月,FBI和国防情报局(DIA)的特工来到牛再胜的公司,威胁牛把自己过去在中国军队服役的情况都告诉美国人。
  不久,牛再胜先后有两桩生意遭遇了麻烦,其中一起涉及敏感物资出口,结果,别人将美国海关人员Dollen Lee引荐给了牛。Lee两度帮牛摆脱了生意困境,成为了牛眼中的好友。事实上,Lee是一名美国海关特工,后来就是她一直在指挥牛再胜。
  1996年11月,FBI和海关的特工又来到牛再胜的公司,说已经掌握牛的公司有违法经营活动,直截了当要求牛为他们工作。特工们软硬兼施。开始,牛说自己合法经营,拒绝合作,并起身想走。FBI特工顿时一脚将牛绊倒,然后使劲把牛摁在座位上,并甩出几份材料,威胁说:“凭这个就可以关掉你的公司,法办你,把你全家赶出美国。”海关特工则对牛“好言”相劝:“你和我们合作可以获得丰厚的报酬,还能帮你全家办绿卡,以后别的美国部门也不会再找你麻烦。” 这些话都击中了牛再胜的软肋,他答应了。很快,美国海关特工局就明确由Lee直接指挥牛再胜。
   1998年3月,Lee给牛再胜布置了一个非常简单的任务,然后给了他2000美元的报酬,夸他事情做得很老到,并要他履行正式手续,做FBI和海关的“线人”。牛再胜说:“我一想事情这么简单又有这么好的报酬,就同意了。”“线人”的任务是在美国几个情报特工部门联合实施的代号为“暗夜之星
(Dark Star)”的联邦卧底行动中充当卧底,每个月薪金有3000美元左右。牛再胜说:“‘暗夜之星’其实就是让我和我的公司作‘诱饵’,引诱那些被调查的公司上钩。”
  按照指令,牛再胜从沈阳的公司向这些公司发出了海关拟好的询价单。“王军”是策划出来的虚构订货人,最终用户虚构在中东;在美国的联系电话是全部录音的;田太太(Amy Tian)的传真其实就在Lee的办公室里,回复的传真都由这些海关特工来起草;为了方便取证,所有的货物都很小,交给联邦快递运输,由海关特工局填好运输单,运输账号是海关的,所有的货根本就不会运出美国,都由海关截下作为证据。联邦调查局、海关特工局等负责设好局,牛再胜出面联系、解释、周旋,把人带进圈套。
  在Lee的指挥下,牛以SAAS公司的名义与美通公司共完成3笔交易,交易金额逐步增大,其中含有“违禁”物品的品种、数量也逐步增加。牛再胜说,美国特工和他就是用这种方式,不断引诱庄、梁在犯罪的陷阱中越陷越深。
  美国特工还要牛再胜协助通过录音录像获取庄、梁的所谓犯罪证据,要求牛再胜一定要与庄谈这些军用零件的出口许可证问题,最好得到“需要出口许可证,但是用UPS寄出去谁会知道”这样的回答;再就是设法让庄、梁说出这些东西大多是哪些国家所需要的,比如中东的伊朗之类。
      卧底的忏悔
  回到国内的牛再胜越来越感到悔恨、内疚和负罪。他告诉记者:“美国特工开始跟我说,不要我做针对中国的事情,但后来我才知道根本就不是这样。他们指示我以中国公司的名义来发订货单,就是要给中国栽赃。最终,我不仅帮着美国人陷害了自己的两位同胞,更没有想到事情闹得这么大,甚至损害了国家的利益和形象。”
  一位专家对记者说,在美国,执法机构采用卧底行动这样的警察圈套来打击犯罪在一定条件下是合法的,但本身仍然存在很大争议,原因在于这种方式有引诱、教唆犯罪之嫌。从这起案件看,美国执法与情报机关把卧底行动扩大到了其它国家,指使“线人”牛再胜,一再欺骗、诱使本来遵纪守法、没有犯罪前科和主观故意的两个中国公民落入非法出口武器的圈套,然后逮捕、起诉,人为地制造犯罪。庄、梁一案中,美国特工使用的卧底是在美的中国公民,把中国公司、中国商人虚设为买方,最终用户在中东,交易后时隔3年才对庄、梁实施逮捕,不断追问庄、梁是否与中国政府有关,案发后又再三炒作,这一系列设计和做法,其政治目的不言而喻。
  庄竞华说,他原先特别痛恨牛再胜,但后来知道牛也是被美国特工胁迫的。美国特工硬是逼迫中国人陷害中国人,明明一切都是美国特工设计的圈套,还拿来指责中国,抹黑中国。庄竞华说:“我们想告诉在美国的中国人,千万要小心,这样的事情随时都可能发生!”牛再胜也对记者说:“海关特工起初跟我说,这个行动属于反走私的性质,没想到后来竟然变成了中国窃取美国的军事机密。”
  牛再胜告诉记者,他回到国内以后,美国特工还不断给他发了几封邮件,说非常需要他尽快回美国“做生意”。美国特工还把准备在美国中文报纸上发布的广告发给他,让他提出修改的建议,广告的内容是:中国技术贸易公司寻求航空工业供给商,提供航空零件以供海外用户。牛再胜说:“他们显然还在用类似的办法来设圈套,制造针对中国的案件,还想继续利用像我一样的人。我就是被他们千方百计抓住把柄拉下水的,希望海外的中国人引以为戒,更不要重蹈我的覆辙,不要做出对不起中国人和国家的事情。”
[ 发表评论] [加入收藏] [推荐给朋友] [打印] [关闭]  [论坛讨论]
当前评分:0
Bad  1 2 3 4 5  Good
关键词:陷阱 窃取 真相 特工 曝光 
..........................................................................................................................................................................................................................................................
协会介绍 | 俄罗斯油画 | 商务项目 | 留学咨询 | 俄罗斯风情 | 贸易信息 | 日常服务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COPYRIGHT(C) 2004 俄罗斯圣彼得堡华人协会 版权所有
俄罗斯圣彼得堡市塔林街7栋A座6H 102622
电话:+86 13439175060 ,+86 1057782670,+7 9161052484 电话/传真:+86(10)57782670
电子邮件: trade@china-russia.org , caspw@139.com

京ICP备05021730 , 京公网安备 11011500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