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Russian
推荐给朋友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首页   

协会介绍   

俄罗斯油画   

商务项目   

留学咨询   

俄罗斯风情   

中俄贸易   

日常服务   

网站导航   
热门排行
最新排行
推荐排行
新闻标题: 日俄战争断垒前的沉思-战争结束100周年
发布时间: 2006年3月7日 閲读次数:6482 新闻作者:吉玉65 新闻来源:新浪网
断垒前的沉思 ----写在日俄战争结束100周年之际

一不小心,我就从一座残破的堡垒上触摸到了一条关于中国近代史的突兀的疤痕。

一百年,一年世纪,一段让任何伤口都足以平复弥合的漫长岁月。

然而,当我站在岁月的这端,透过那些累累的弹洞偶然间窥视到了一百年前那条流血的伤口时,我的心依旧在一阵骤然的收缩中感到了剧烈的疼痛。

旅顺。东鸡冠山北堡垒。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的思绪却是一片愁云惨雾。

(一)
1900年,世纪之交的结点,一个盘点过去展望未来的关键年份,腐朽不堪的清王朝却偏偏沦落到了既没有勇气触摸千疮百孔的记忆,更毫无信心正视风雨飘摇前路的尴尬境地。万里江山成了各色洋人拼杀搏奕的棋秤,堂堂朝庭成了西方列强玩乎股掌之上的小小棋子,五千年的文明古国正处于“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紧要关头。

此时此刻,在这灾难频仍的土地上,如果说还存在着所谓的“盘点”,那也全都是洋人们的如意算盘;如果说还存在着所谓的“展望”,那也全是列强们贪婪的目光。更有甚者,在东北的一角,在白山松水之间、辽东半岛之上,一个为争夺中国领土而暗藏的巨大杀机正在日本和俄国之间悄悄地酝酿。

镜头聚焦在辽东半岛最南端的港口城市----旅顺。在城市正面9公里的海防线和北面25公里陆防线上,6万名衣衫褴褛的中国劳工正在俄军士兵的严密监视和驱赶之下夜以继日紧张劳作。他们的全部任务就是赶修各处位置险要的海岸炮台和陆地堡垒。其中,仅陆地堡垒就有白银山、东鸡冠山、二龙山、松树山、案子山、203高地等20余座。这些陆地堡垒呈半环状隐蔽在旅顺城北的丘陵之间,构成了一条控扼陆上来犯之敌的坚固防线。

提到旅顺北部的陆防体系,就不能不提到恰好位于这条半环状防线东北角上的东鸡冠山北堡垒。这不仅因它是陆防线上的5个永久性堡垒之一,更为重要的是,它的正面平坦,射界开阔,而且与附近的望台炮台、二龙堡垒、永吉堡垒互为犄角,可攻可守,攻防兼备,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后来的事实证明,这里果然成了日俄旅顺之战中争夺十分惨烈的重要战场。

早在1898年,沙俄上校工程师维奇科就对北堡垒进行了精心的谋划与设计,他的全部努力就在于如何使其坚不可摧、结构合理。

堡垒略呈五边形,边长近500米,占地约1公顷。工事采用半地下设计,目的就是确保目标的隐蔽性。东北----东南朝向开阔地的一侧主要为军事设施,西北----西南----南面背对敌方的一侧则主要为生活设施,由堡垒大门、军官室兵舍、弹药库、电话室、侧房暗堡、梯形井、伙房兼包扎所、机枪阵地、炮阵地、散兵坑等组成的内部空间更是结构复杂、功能齐全,置身其中,如入谜宫。不仅如此,在堡垒的外侧,另有宽8米、深6米的护垒壕,壕北山坡上还架设有高压电网,这一切足以令任何来犯之敌望而生畏。

为了曾强堡垒的抗冲击力,堡垒的整体框架一律由混凝土鹅卵石浇铸而成,外墙厚度将近1米。除此之外,又在堡垒的外部覆盖上了厚达2米的沙袋和泥土,尽管没有一根钢筋,却可以抵抗口径在230毫米以下的任何火炮的轰击。由于工程结构复杂、规模宏大,当时被俄国人强迫在这里修筑工事的中国劳工多达1500余人。从1900年1月正式动工兴建到1904年2月日俄战争爆发,这些劳工日夜不停地工作了整整3年的时间,但至战争爆发前工程仍未最后完工,其工程量之大真是可想而知!

(二)
一面是未雨绸缪,一面是秣马厉兵。就在俄国人抓紧经营旅顺,进而谋求独霸东北的同时,另一个中国的近邻----日本,也正在对这块唾手可得的肥肉虎视鹰眈、磨刀霍霍。

19世纪50年代的日本,还仍旧是个经济落后、国力衰微的弹丸小国,直到明治维新之后才逐渐走上了一条奋发图强之路。此后,迅速发展的日本经济对资源和资本产生了旺盛的需求,但做为孤悬海上的一芥岛国又恰恰对此一筹莫展。这让某些掌握这个岛国命运的决策者们感到了莫名的烦躁和与焦虑。不幸的是,他们将平复这种不安情绪的点子最终打在了极具冒险色彩的侵略扩张上。

19世纪80年代臭名昭著的“大陆政策”正式付诸实施。说到底,所谓的“大陆政策”就是以战争手段并吞中国、朝鲜等周边大陆国家的侵略政策。1887年,日本参谋本部在其制定的《清国征讨方略》中就直言不讳地剖白了自己的侵略意图:“乘彼尚幼稚……断其四肢,伤其身体,使其不能活动”,同时明确提出1892年前完成全部对华作战准备,进攻方向分别为朝鲜、辽东半岛、澎湖列岛和台湾。

1894年,日本发动了蓄谋已久的甲午战争,腐朽不堪的清政府一触即溃,最终在日本的胁迫之下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条约规定:清政府割辽东半岛、台湾、澎湖列岛给日本;赔偿日本军费白银2亿两;开放沙市、重庆、苏州、杭州为商埠;允许日本在通商口岸开设工厂。
《马关条约》的签订引起了俄国人的强烈不满,因为清政府将辽东半岛“永远让与日本”的一纸承诺将使俄国人南下占领旅顺、大连不冻港的企图彻底泡汤。对此,沙俄联合德、法两国共同对日本施压,迫使日本天皇颁布诏书重新宣传放弃辽东半岛,史称“三国干涉还辽”。

沙俄自诩干涉日本“还辽”有功,对清政府提出了强租辽东半岛25年的无理要求,既而又强租旅顺,不由分说地将太平洋分舰队直接开进了旅顺港。

事态仍在进一步恶化。1900年,沙俄以镇压义和团反抗为由,一面参加八国联军,一面调动十几万大军兵分四路攻占东北。9月,俄国人占领了整个东北地区并强迫清政府订阅了吞并东三省条约。1903年8月,沙俄在旅顺设立远东总督府,总揽俄国在远东地区的行政、军事、外交大权,旨在将东三省彻底变成它的殖民地。

沙俄并吞中国东北的狂妄野心终于引起了日本人强烈的抗议,因为俄国人的扩张已经严重损害了它在甲午战争中所获取缔的既得利益。此时,日本的军事实力和殖民野心都在迅速地膨胀。这个当初因国力不足被迫在“还辽”中憋了一肚子气的岛国,经过十年的“卧薪尝胆”终于到了可以向俄国这个庞然大物直面说“不”的时候了。

兵法有云:“上兵伐谋,其次伐交”。果然,日本人一面用中国赔偿的大把银两在紧张地扩军备战,一面又不失时机地与俄国人通过外交途径讨价还价,试探虚实。当他们最终确认上述的一切努力都已经达到了预期的目的时,一个张牙舞爪的战争魅影也就在一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狞笑声中猝然登场了。

(三)
1904年2月8日午夜,东乡平八郎率领的日本联合舰队突然偷袭俄舰驻扎的旅顺口,日俄战争在隆隆的炮声中正式拉开了序幕。

这是一场世界近代史上罕见的战争:出兵他国,劳师远征,争夺的战场远在交战国的本土之外;包基藏祸心,火并厮杀,交战双方却又不约而同地打出了“保护友邦”的幌子;山河破碎,生民涂炭,“被保护国”竟出人意料地宣传“局外中立”;未曾参战,退避三舍,战后的中国居然输得一败涂地……凡此种种,无不令国际社会感到巨大的错愕与震惊。

但这一切丝毫没有影响战争局势的进一步扩大。1904年2月9日,就在日本联合舰队袭击旅顺口的第二天,沙俄对日本宣战;2月10日,日本正式对沙俄宣战,两个自称是为保护中立国利益而战的强盗从此断然开始了在中国土地上的兵戎相见。

战争的焦点首先集中在海上。

继2月8日日本驱逐舰队突袭旅顺口后,2月9日,日本主力舰队在东乡平八郎的指挥下,第二次对旅顺港实施猛烈攻击。此时,日军的作战意图是:以海军主力在战争初期歼灭驻扎在旅顺的俄国太平洋分舰队,夺取制海权。在海军的掩护下,以陆军一部在朝鲜登陆,向鸭绿江推进。主力在辽东半岛登陆,占领旅顺、大连后北上,歼灭俄陆军主力于辽阳、奉天(沈阳)地区。

两次主动攻击固然初显了日本舰队的神威,但还远没有从根本上对沙俄舰队造成威胁。为了完成保护输运陆军安全进入东北战场的任务,日本人决定对旅顺口实行闭寒作战。

所谓“闭塞作战”就是采取自杀式定点沉船的方式,封堵狭窄的旅顺口航道,让沙俄舰队困死在港内,望洋兴叹。为此,日本海军从2月23日开始至5月3日结束,先后举行了三次集中的闭塞作战,共有17艘战船相继在旅顺口沉没。虽然由于俄军海岸炮台严密的封锁,日本船只未能全部自沉在指定海区,但此番作战,仍对俄军出海造成了严重的困难。

就在日军展开港口闭塞作战的同时,日俄双方又在旅顺港外和渤海湾上实施了大规模的水雷障碍和防御水雷障碍战,结果双方损失惨重。4月13日,俄太平洋分舰队司令马卡洛夫中将乘坐的“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号旗舰出海返航时触上日军布设的水雷,马卡洛夫和649名官兵瞬间葬身鱼腹。一个月后,日舰“八岛”号、“初濑”号在老铁山南部做战斗航行时不慎触到了俄军布设的水雷,双双沉没。加上同一天在这片海域沉没的“春日”号战舰,东乡平八郎主力舰队的33%在这一天灰飞烟灭。

此时,接替马卡洛夫的新任俄军太平洋分舰队司令威特盖夫特认为,太平洋分舰队不足以与日本联合舰队一战,不如躲在旅顺港内等待外援。6月13日,应其要求俄海参崴特混舰队南下支援太平洋分舰队,不料途中遭日本海军阻击,损失惨重,舰队被迫返回海参崴。

不久,沙皇担心太平洋分舰队会被日本海军一举消灭在旅顺口内,遂决定让舰队司令威特盖夫特率队向海参崴方向突围。谁知这一情报早被日本截获,胸有成竹的日本舰队在接下来的黄海海战中自然占据了主动,在迅雷不及掩耳的阻击中重创了俄军舰队,俄舰队司令威特盖夫特少将当场阵亡,所属舰只四散奔逃。当战争结束时,当初突围的18艘俄舰只有10艘返回了旅顺港内,其余舰只逃至中立港后被解除武装。从此,沙俄在黄海战区丧失了战略主动权,形势出现了有利于日军的转折,旅顺要塞陆战进入了决战状态。

(四)
正当日俄海战正酣的时候,日军登陆作战的准备工作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

1904年2月16日,日本联合舰队掩护陆军第一军团一部在仁川登陆。3月11日,其主力在平壤西南部登陆,至4月1日占领了清川江以南地区。5月1日,发起强攻,横渡鸭绿江,攻占九连城(丹东),接着又连下凤凰城(辽宁凤城)和宽甸,前出太子河,从东面指向俄军远东部队的防御核心----奉天(沈阳)。

5月5日至13日,日军第二集团军在辽东半岛紧靠俄国太平洋分舰队停泊地的貔子窝(今普兰店市皮口)登陆。26日,其主力南下通往旅顺的咽喉要路金洲发起猛攻,一举击溃沙俄守军。接着,于5月30日攻克大连,切断了旅顺守军与辽阳俄军的联系,使旅顺守军变得孤立无援。

5月19日,日军独立第10师在辽东半岛大孤山登陆,并北上向岫岩方向前进,以此策应第一、二集团军的行动。8月3日,由该师扩编成的第四集团军占领辽阳以南的海城。至此,一、二、四三个集团军对盘据在辽阳的俄军形成了包围态势。

6月6日,日本第三集团军在大连湾登陆,接替第二集团军进逼旅顺要塞,一场争夺旅顺的生死之战即将上演。

旅顺争夺战是日俄战争中具有重大意义的战役。只要旅顺俄军牵制着日本第三集团军,只要旅顺港的俄军太平洋分舰队还存在一天,日本联合舰队就会被牢牢吸引在旅顺,日本海上交通线就会时刻受到威胁,而俄军利用其相对于日本永无止境的后备力量就会有反败为胜的机会。因此,日本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攻占旅顺。

1904年8月10日,日俄黄海海战之后,日本联合舰队控制了制海权。以乃木希典为总指挥的日本第三军做好了攻城准备。此时,俄军在旅顺有陆军官兵42000人,加上从太平洋分舰队调来参与陆防的水军共有53000人,而日本第三集团军的总兵力达到了57000人。

8月19日,日军在380门大炮的支援下,分右翼、正面、左翼三路对旅顺要塞发起了排山倒海式的总攻。一时间,整个旅顺北部要塞炮声隆隆,硝烟弥漫,日月无光。在炮火的掩护下,日军向俄军阵地发起了一次又一次的强攻,无奈最终都被俄军凭着坚固的要塞彻底击溃。战斗整整持续了6天6夜,最后日军以伤亡约2万人的巨大代价只攻取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外围工事。面对这个严酷的现实,日军只好放弃迅速占领旅顺的计划,改取围攻久困之计。

眼看第三集团军被俄军牵制在旅顺,无法脱身北上辽阳参加会战,而俄国援军正在火速赶赴辽阳途中,日本“满洲军”总司令大山岩当机立断乘胜决战,以现有的三个集团军的兵力一举歼击灭辽阳之俄军。此时,日军共有兵力13.5万人,火炮474门;俄军总兵力15.2万人,606门火炮,相比之下俄军占有优势。然而,由于俄军主帅临战疑惧、举棋不定,至使15万大军无所作为,且战且退,仅仅坚持了10天就放弃了辽阳,转而退守奉天。数日后,俄国从欧洲调来的5个军的增援部队陆续到达前线,俄军兵力增至22万,而日军总兵力仍维持在13万左右。10月10日,两军在沙河地区60公里长的战线上展开激战,结果双方伤亡惨重,不得不同时转入防御状态。

(五)
乘奉天会战转入防御的间歇,日军集中全部后备力量于旅顺方向,企图合力攻下旅顺要塞。

203高地因海拔203米而得名,是旅顺俄军西线防卫体系上的制高点,占领了这个高地就可以控制整个旅顺市区的港口,这就决定了203高地必将成为日俄双方西线争夺最为残酷的战场。

自8月19日乃木希典下令日军要塞发动总攻以来,日军无数次向这片高地发起冲击,均未奏效。11月29日,在大本营的授意下,日军再次向203高地发起强攻。战斗整整打了7天7夜,期间日军共向高地发射炮弹1.1万发,至使整个山头被削平了3米,山顶草木无存,岩石被打得粉碎,6000多名俄军在该防御地段伤亡,日军更是付出了伤亡1万余人的沉重代价,第三集团军总司令乃木希典的次子乃木保典也在此役中阵亡。最终,日军于12月6日清晨彻底了攻占了此高地,清理战场时才发现,阵地上此时还剩下最后一个活着的俄国人。

攻占203高地后,日军以大口径榴弹炮轰击俄军阵地和港内俄舰。期间,港内舰队也曾试图突出港湾驶往海参崴,但因港外日舰合力封锁,此举宣告失败。不久,大部分主力战舰都毁于日军炮火之中。

在日军前赴后继夺取西线203高地的同时,也开始向俄军东线重要阵地东鸡冠山北堡垒发动了新一轮的冲击。此前,日军先后于8月21日至22日、9月19日至23日发动了两轮攻击,结果伤亡惨重、无功而返。面对现实,日军开始改变策略,决定以“正攻法”,即掘开坑道向目标逼近的办法攻取堡垒。由于作业中遇到了坚硬的巨石,日军行动十分缓慢。此间,俄军也不断采取反坑道战术阻止日军接近堡垒。为了尽快争取东鸡寇山,乃木希典一面增派兵力,一面调集280毫米重炮对堡垒进行了猛烈轰击,俄军工事多处被炸毁。

12月15日凌晨,日军在已夺取的坑道内燃烧油毡,借东北风使窒息性毒气大量渗透入俄军所在的掩避部内,俄军被迫后撤。俄旅顺陆防司令康特拉琴柯很快得知了这一情况,于当晚8时左右亲自来阵地视察。不料,堡垒遭到日军重炮的猛烈轰击,一发炮弹恰好在他的指挥部上方爆炸,康特拉琴柯当场被炸死。

此时,日军坑道作业已全部完成,并于17日将炸药装置完毕。18日午后1时10分,随着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俄军掩避部和备炮飞上了半空。乘着烟尘飞扬之际,日军一拥而上冲进了堡垒。至此,历时119天,令日、俄双方分别死伤800人和300余人的东鸡冠山北堡垒争夺战最终结束。

继东鸡冠山北堡垒陷落后,从1904年12月29日至1905年1月1日,大约半个月的时间内,俄军盘据的二龙山堡垒、松树山堡垒、望台炮台也相继被日军占领,旅顺要塞土崩瓦解。鉴于此,1905年1月1日15时30分,俄旅顺要塞司令特赛尔致信日本第三集团军司令乃木希典请求投降。1月5日,双方主帅在旅顺北部的水师营会面,旅顺争夺战最后以俄军失败宣告结束。赢得了胜利的日军也为此付出了死伤59000人的巨大代价。

(六)
旅顺陷落和俄国太平洋第一舰队主力被歼,使日俄战争发生了重大转折。日军终于可以将全部兵力集中于奉天同俄军主力一决高下了。

奉天会战是日俄战争中最大的一次决战。此时,沙俄30万大军云集奉天,日军投入的总兵力也达到了27万。单纯从军队数量上讲,俄军依然占据优势,但主帅库罗帕特金胸无大略,指挥不当,致使俄军主力在两个月内损失了近12万人,从此元气大伤,一蹶不振,最终不得不于3月9日仓惶逃窜,败走奉天。

俄军兵败奉天,标志着日俄辽东半岛的地面血战已经接近尾声,日本赢得这场战争的最后期限已经为期不远。然而,这一切对于从万里之外赶来增援的俄国第二太平洋舰队来说却是一无所知。

1904年日俄开战以来,日本海军在远东给俄国太平洋舰队的一系列打击使沙皇十分震惊。为此,俄国政府决定在欧洲的波罗的海组建第二太平洋舰队(原平洋分舰队改称第一太平洋舰队),以期尽快赴亚洲增援被困在旅顺口的俄国海军。

1904年9月26日,由7艘战列舰、6艘巡洋舰、9艘驱逐舰及其它辅助舰船组成的第二太平洋舰队离开芬兰湾,驶向万里之外的太平洋水域。

1905年1月9日,舰队驶过非洲的好望角抵达马达加斯加北部的贝岛,在此修整两个月后拔锚启航。不久,舰队得到了旅顺陷落、第一太平洋舰队全军覆没的消息,全体官兵顿时目瞪口呆。舰队司令罗日杰斯特文斯基决定继续东航,在与第三太平洋舰队汇合后驶往太平洋水域。

此时舰队的一举一动早被日军掌握得清清楚楚,一伺时机成熟便立刻对其实施毁灭性打击。

5月27日,俄第二太平洋舰队驶入日本九州岛与北面对马岛之间的对马海峡,这里距海参崴只有三天的路程。目标刚一出现,日军由100艘各种舰艇组成的庞大舰队立即对其实施拦截。交战之初,俄旗舰“苏沃洛夫”号便遭日军炮火重创,不久沉没,舰队司令罗日杰斯特文斯基身负重伤。

5月28日晨,俄舰残部到达朝鲜郁陵岛南部60海里处,再次遭到日军伏击。俄舰队损失惨重。10时45分,舰队指挥涅波多夫海军少将见败局已定,只好命令士兵打出白旗向日军投降。就这样,航行了1.8万海里,绕过了大半个地球的俄太平洋海军舰队于近在咫尺的自家大门前投降。

短短30个小时的时间内,俄军进入对马海峡和日本海的38艘战舰,有23艘被击沉或自沉,9艘被俘,3艘逃往中立国港口,只有剩下的3艘侥幸突破重围返回了海参崴港。此役,日军大胜。

(七)
对马海战的结束,宣告了俄国在历时19个月的日俄战争中彻底失败。据统计,整个战争中,俄军参战总兵力约为120万人,伤亡、被俘约27万人,损失舰船98艘,军费开支多达20亿卢布。赢得了这场战争的日军,同样付出了死亡10.6万人、伤17万人,损失舰船91艘、耗资18亿元的高昂代价。

如果说日、俄双方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还可以统计的话,那么这场战争给中国人带来的灾难则无法估量:主权被践踏,领土被蹂躏,众多无辜者死在炮火之下,成批的中国平民被诬为“间谍”惨遭杀害。不仅如此,战争期间,村庄被夷为平地,耕牛、粮食被抢光,流离失所的难民多达几十万人。东鸡冠山下的吴家房村原有17户80多间房屋,战后仅剩下5间房子的断壁残墙,从此“五间房村”的名字一直沿用至今。为修筑东鸡冠山北堡垒,沙俄士兵强迫1000多名中国劳工在这里日夜不停地工作了整整三年。一些劳工不堪忍受沙俄士兵的非人折磨奋起反抗,结果几十人惨遭杀害。堡垒完工后,沙俄当局为防止泄密,于夜间将所有劳工骗押至船上,当船开至旅顺口外深海处时突然将船炸沉,船上1000多名劳工全部遇难……

1905年8月9日,在美国的调停下,日、俄两国在美国的朴茨茅斯举行和谈。9月5日,双方签订了《朴茨茅斯和约》。这纸和约的签订,让腐败无能的清政府再一次尝到了不战而败的滋味。按照条约的规定,旅顺、大连及附近领土、领海的租借权将转让给日本,朝鲜和中国东北南部划为日本势力范围。尽管清政府在该条约签订前一再声明“凡两国所订条约及中国事件而未与中国商定者,中国政府概不承认”,但最终还是在日本的强大压力之下签订了《中日会议东三省事宜条约》,除了接受日、俄《普茨茅斯和约》中的所有规定外,还额外给了日本一些特权。翌年,日本将辽东半岛改称“关东州”,把驻扎在东北的日军命名为“关东军”。此后的40年,这片灾难频仍的土地陷入了更加深重的灾难之中。

100年,听起来是多么的遥远,但倘若你真的屏息走进了那段历史,所有的屈辱和无奈真的仿佛就在昨天。

此时,我正站在旅顺东鸡冠山的北堡垒之下。尽管硝烟已经散尽,战火已经熄灭,但地面上依稀可变的坑道、石壁间斑驳密集的弹痕、胸墙上赫然洞开的炸点、工事内四处散落的混凝土鹅卵石碎块依旧把这场不义之战清晰地描绘在了这片饱受战火洗礼的土地之上。

历史是不应该忘记的,历史也是不允许忘记的,因为忘记不仅仅意味着背叛,更意味着悲剧可能重新上演!

但忘记又是如此的简单与容易。

为了查阅有关资料写作这篇文字,我曾让读初三的女儿找来她正在学习的历史课本。然而,遗憾的是,在这本人民教育出版社历史室编著的、名为九年义务教育三年制初级中学教科书《中国历史》第三册中,竟然对日俄战争只字未提。一场深刻影响了中国近现代史,甚至直接影响到了今天世界政治格局的战争,就这样被轻而易举地被排除在了九年义务教育应知应会的常识之外,我不免感到了深深的不解与疑惑。
正规课本的“省略”,必然造成太多人们的普遍忽略。如今,倘若在大街做一个随机调查的话,相信除了还有很少一部分人约略地知道这是一场曾经发生中国土地上的战争之外,恐怕回答我们的只有一片又一片迷茫的目光。

那么,在这场给中国人带来太多灾难的战争整整结束了一百周年的特殊时刻,我们的主流媒体又在多大程度上给予了应有的关注,这些关注又在多大程度上得到了人们应有的反响与回应?

与之相反,一年来,日本媒体上有关日俄战争的报道却相当密集,随便翻开几张日本报纸,或打开电视,便能看到关于这场战争的内容。《产经新闻》甚至推出连载,津津乐道自己的所谓胜利:“在日俄战争中,日本的胜利震撼了整个世界……它给欧美列强支配的亚洲、非洲、世界各地的独立运动带去了巨大的影响。”为了美化这场战争,日本在最新送审的《新历史教科书》中,竟将日俄战争的起因强加给了中国!
巧的是,日俄战争结束的100周年,也恰恰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看似毫无联系的两场战争,其实存在着巨大的内在渊源。正是前一场战争的胜利极大地刺激了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和独霸世界的野心;而后一场战争又在前一场战争的基础上让日本军国主义一步步迈向了毁灭的边缘。如果真是出于对和平的渴望,那么日本人首先选择的应该是自揭疮疤式的深刻反省,而不是大言不惭的津津乐道。正因为其选择了对战争的缅怀,那么我们完全有理由对他们的动机表示极大的怀疑和警惕!

值得我们怀疑和警惕的还在后面。就在这个日本应该对二战做出深刻反省的特殊年份,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却不顾邻国的愤怒声讨,一而再再而三地参拜供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无独有偶,被认为最有可能接替小泉出任下届日本首相的日本官房长官安倍晋三、外相麻生太郎同样为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煽风点火、百般辨解,这再一次证明了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右翼势力正在日本抬头,而且完全可以断定在他们为高层代言的强硬态度背后必然有着深厚的民众基础和追随者们狂热的呐喊与叫嚣。

就在因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而导致中日关系严重紧张的关键时刻,中、日东海油气田之争也正从唇枪舌剑发展到剑拔弩张。随着中国对海洋专属经济区监察管理力度的逐渐加大,日本国内加强在东海军事存在的渴望也正在日益膨胀。日本重要媒体《产经新闻》最近再度曝出一则惊人的消息:日本自卫队为了加强对东海海域的保护,计划在未来7年内不惜投下3500亿日元的巨资,打造一支更新更强的海军舰队。在日本军方频频动作的同时,执政的自民党也正以迅速抛出的《关于海洋结构物安全水域的法案》草案为手段,谋求为日本海上自卫队“先发治人”发动攻击寻找一件合法的外衣……面对这样一个咄咄逼人的近邻,面对这样一个来者不善的对手,正在以和平方式迅速崛起的中国究竟该以什么样的策略应对未来的挑战?

所有的历史都是现实的土壤,所有的现实都是历史的延伸。面对100年前被战火和鲜血一同染红的战场,面对日俄战争结束百年的历史坐标,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本来是想理清一场战争的来龙去脉,结果在不一小心中就让现实的思绪变得如此地纷乱与复杂……历史是不允许忘记的
堡垒大门
日军炸点 累累弹痕
[ 发表评论] [加入收藏] [推荐给朋友] [打印] [关闭]  [论坛讨论]
当前评分:0
Bad  1 2 3 4 5  Good
..........................................................................................................................................................................................................................................................
协会介绍 | 俄罗斯油画 | 商务项目 | 留学咨询 | 俄罗斯风情 | 贸易信息 | 日常服务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COPYRIGHT(C) 2004 俄罗斯圣彼得堡华人协会 版权所有
俄罗斯圣彼得堡市塔林街7栋A座6H 102622
电话:+86 13439175060 ,+86 1057782670,+7 9161052484 电话/传真:+86(10)57782670
电子邮件: trade@china-russia.org , caspw@139.com

京ICP备05021730 , 京公网安备 11011500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