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Russian
推荐给朋友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首页   

协会介绍   

俄罗斯油画   

商务项目   

留学咨询   

俄罗斯风情   

中俄贸易   

日常服务   

网站导航   
热门排行
最新排行
推荐排行
新闻标题: 莫斯科的天体浴场
发布时间: 2008年2月10日 閲读次数:18031 新闻来源:网络
在莫斯科近郊西北区有一片名为 “银色松林地带”,这里在苏联卫国战争时期曾经发生过浴血沙场的莫斯科保卫战。当年企图用炸弹和炮火占领莫斯科的德国侵略者就在这里遭到苏联红军的英勇阻击。战后这里成为莫斯科著名的疗养区。这里松树常绿,景色秀丽,特别是在夏天,这里风和日丽,凉爽宜人。穿过树林是一片柔软的沙滩,以首都命名的莫斯科河就在这里流淌。因此这里便成为莫斯科最大的天然浴场。
莫斯科一年四季寒冷的时候居多,一年中几乎有将近半年的时间下着雪。所以夏天是莫斯科最好的季节。俄罗斯的劳动法规定就业者可以每年享受一个月的休假。莫斯科人喜欢选择夏天休息。除了在郊外的自己的别墅度假,他们更愿意到河边沙滩晒日光浴和下河游泳。那么 “银色松林”便成为夏天莫斯科人首选的疗养栖息地。特别是在周末,这里的河边沙滩人特别多。我想,也许是莫斯科人特别迷恋水和阳光的缘故。
我第一次知道 “银色松林”还是在十年前的夏天,五月的一个周末。那时我刚从捷克首都布拉格奉调来莫斯科工作。我在莫斯科结识的新朋友谢辽沙开车带我去郊外游泳。到了那里,只见小汽车沿路停放差不多有一公里长。谢辽沙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停车的位置。然后我们步行走进这片松林地带。这时我看见两名警察身穿警服,腰里配带着警棍和手枪,骑着高头大马在林中巡逻。于是我问谢辽沙这里为什么有警察。他说现在来这里的人特别多,警察是为了保护人们的安全在这里巡逻的。因为里面都是林中小路和沙滩,不能行驶警车,只能是骑马了。据说如果按人口的比例来统计警察的人数,莫斯科是拥有警察最多的城市。你想,警察连这个地方都考虑到了。人们在这里可以无忧无虑地休息和娱乐。
我和谢辽沙跟随着巡逻的警察走过一片松林,来到一座小桥边。这里有一条小河。河边沙滩上坐着和躺着的满是身着泳装的男女老少。他们在地上铺垫着塑料布、大浴巾或者床单,上面摆着饮料和食品。他们或席地而坐,畅饮畅谈;或俯卧仰躺,沐浴阳光。我发现他们三五成群,很少有独自一个人。他们也许是夫妻、情侣、同伴、朋友,看得出他们在这里很开心。一群少年在沙滩上嬉笑着互相追逐,又争先恐后地从小桥上欢快地跃入水中游泳。这是多么令人感到轻松愉快的情景。我欣喜地站在小桥上,以小河和沙滩为背景,拍下了这片怀抱莫斯科的夏天的银色松林。
我向谢辽沙提议就在这儿休息。他说这片松树林还有好大好深,建议我再往前行。于是我跟着他又穿过一片林中空地,走过又一座小桥,远远地看见了更加宽阔的大河。谢辽沙指着前面的沙滩对我说,那里才是莫斯科的夏天。这时我看见远远走在我们前面的巡逻的警察下马脱掉制服,但还戴着大沿帽,光着上身别着手枪,然后再翻身上马前行。我不解其故,问谢辽沙何由。他狡猾地冲我笑着,告诉我那里是天体浴场,然后问我敢不敢去见识一番。
其实天体浴场对于我并不陌生,我也不是对此孤陋寡闻。一年前我在布拉格就曾经身历其境。我记得那次也是我的一位捷克朋友带我去郊外河边游泳,看见一群男女大学生一丝不挂,全身赤裸着在那里晒太阳和游泳。我第一次看见这个情景,还真不相信在国外还有这么开放的地方。我当时是穿着游泳裤头,看见大家都是裸体,我自己还觉得不好意思似的。还没等我下水,冷不防朋友一下子将我的裤衩拉了下来。我真有点生气了,回头看他早已脱得精光。所有的青年男女都看着我笑开了。我的捷克朋友对我说:“你要知道,这里是天体浴场,来这里游泳是必须全裸体的。” 可是我怎么知道在布拉格郊外还有这样的浴场?但是,那次去游泳却是真地让我见识了何谓天体浴场。朋友向我解释其义,所谓天体就是人们回归大自然,是指人的身体在大自然中最彻底的展示,同时也是人的本性在人的面前的毫不掩饰的显露。自那以后我已经对人的裸体和天体浴场便见之不怪,也习以为常了。
谢辽沙听我这么说,顿时打消了顾虑。起初他还以为我不了解也不理解天体浴场的真面目。但我还真是第一次知道在莫斯科郊外也有天体浴场。我的俄罗斯朋友告诉我,这里是经莫斯科市政府批准开放的向社会公开的天体浴场,设有专人管理但不收费。同时这里绝对禁止任何色情活动和不道德的行为。为了确保来此地游泳者的人身安全,所以在夏季这里每天都有警察巡逻。如今在俄罗斯的其他城市和乡村,也有人们自发开放和自行选定的天体浴场。这说明当代俄罗斯人早已告别了那个封建落后的时代和愚昧腐朽的传统习俗。
我跟所有的进入天体浴场的人们一样,提前除下身上的所有衣物,将其放入挎包,然后跟着大家一起,赤身裸体地走向沙滩。在场许多全裸的俄罗斯人都不约而同地注视着我,流露出惊奇的神色。也许他们第一次看见我不是俄罗斯人,却敢于进入属于他们的这个领地。于是我用俄语友好地向他们问好,他们立刻面露笑容,也用俄语答谢我的问候。其中一位年青的姑娘走到我面前,伸手与我相握,亲切地对我说::“欢迎你!朋友,我叫达妮娅,很高兴在这里认识您。请问我怎么称呼您?”这使我突然感到非常尴尬。我能有勇气走进这天体浴场已经是很不容易了。但是我还真没有想到在我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猛然面对一位一丝不挂的女子,而且她离我这么近,我都能闻到她身体的气味。
我竟紧张得一时语塞,脸一直红到耳根。毕竟我是第一次在这样的场合面对这样的女人。好在这时谢辽沙给我解了围。他走到那姑娘跟前,握住她的手指吻了一下,微笑着对她说: “他叫维克多,是我的中国朋友。我是谢辽沙。我们也很高兴认识你。” 也许是谢辽沙的英俊潇洒的美男子的气质吸引了达妮娅。她很热情地拉着谢辽沙的手,同时招呼着我,旁若无人地走过沙滩,走到靠近河边的树阴下的草地上。那里还有一位与她长得很相象的姑娘。 达妮娅便介绍我们与她认识了。她是达妮娅的妹妹娜达莎,是莫斯科大学亚非学院中文系四年级的学生。于是我同她用中文交谈起来。
娜达莎比她姐姐显得矜持,举止温文尔雅,表现得有些腼腆。她也是第一次来天体浴场,又是在这样的场合,与我这个陌生的中国男子面对面地在一起,而且都是全裸亮相。这使我和她都感到非常不好意思。但我想,既然我们都敢于来到这里,而且都是明知故犯,彼此想回避也来不及了。那就面对现实吧。这时我注意到谢辽沙跟达妮娅正就着烤熟的香肠和干鱼片喝着啤酒。她们两人倒谈得非常投机,似乎相见恨晚。不大一会儿两瓶啤酒喝完了,他和她手拉着手一起下河游泳去了。
我注视着达妮娅的皮肤很白,体态和游泳的姿势很美。娜达莎告诉我,她姐姐毕业于莫斯科师范大学体育系,是一所体育学校的健美操教师。我试探着问她: “你姐姐有男朋友吗?”她不大明白地反问我:“你指的是未婚夫?”我点点头。她说:“好像是还没有吧.。” 她又问我为什么提这样的问题? “是不是你喜欢她?” “不是,我觉得你姐姐似乎已经喜欢我的朋友谢辽沙.。”听她这样说,我赶紧向她解释我刚才的问话。这时娜达莎笑出声来,双颊绯红,现出一对深深的酒窝;双唇微启,露出两排洁白的好看的细牙。说起来真怪,我与她刚见面时她还害羞,我也感到无所适从。现在剩下我们两人在一起时反而都不拘束了,似乎我们已经相识了很久,而且我和她都有那种一见如故的感觉。
我问她为什么选择学中文?她说她是上大学前在莫斯科第十一中学就开始学的中文。那所学校有很好的中文教师。她很喜爱中国的文化和历史。我问她毕业后的打算,有没有去中国工作的愿望?她说很有这种可能。因为现在俄罗斯和中国的友好关系需要双方加强合作与交流。而且在俄罗斯学中文的人不是很多。她认为自己毕业后选择工作的机会应该是不成问题。她还调皮地告诉我,当我和谢辽沙走过来时,她已经看出我是中国人。于是她有意让她姐姐走过去认识我们的。听她如此说来,我不禁哑然失笑。想不到我们的相识居然是因为我的出现的缘故。人们说相识是有缘份的。但谁又能想到,我与她的邂逅相遇是在这需要一定的胆识进入的天体浴场。
这时谢辽沙和达妮娅回来了。他和她在水中游泳都累了,回来后发现带来的啤酒和饮料都喝光了,便提议让我和娜达莎立刻去买来。他说他俩现在需要休息一会儿。可是我们都不知道该去哪儿买。达妮娅便指着前面,说穿过那片树林的沙滩就能找到一个食品代销点。她还说那里也是裸泳区,是绝对不能穿着衣服去的。我还真不敢再光着身子走了,便直推脱说不去。倒是娜达莎这次不害羞了,她站起来拉着我的手就走。我真佩服她的勇敢精神。心想俄罗斯的姑娘真是不同于中国和东方的女性,够开放的。
我发现达妮娅跟她的姐姐的性格完全两样。她还真有点个性。起初我还真不想去,可也不知道为什么,她那么主动热情地拉着我的手,使我很自然地与她携手并肩,走进这郁郁葱葱的大自然的怀抱。
我和她穿过林中空地,来到一个很大的沙滩。我看见这里的人更多,一群青春妙龄的女大学生一排排地躺在沙滩上,秀发披肩,玉体横陈。其中有两位面容娇丽,身段修长的姑娘很自豪地站在那里,任由两个中年男子分别在她们的白皙的侗体上涂抹绘画。一个画的是红花绿鸟,五彩纷呈,尽现美体,倒是令人赏心悦目。而另一个画的却是一条黑斑大蛇,尾在肩头,贴着乳房,环绕腰身,直达腹下,蛇口大启,正对着少女的私处。观之甚是吓人。作此画者却取其名曰 “美女蛇”。画毕,两位姑娘应众人提议,还在沙滩上走了一圈,有意让大家对她们欣赏品味一番。娜达莎告诉我,这是天体浴场的一景。据说这里每天都有为姑娘免费美身的 “沙滩画家” 和自愿提供人体作画的 “沙滩模特”。在这里,年青貌美的姑娘将能在众多人们的欣赏的目光中全面展示自己的英姿风采视为荣耀。我问她敢不敢,她笑答她还没有尝试过,说也许她现在还没有这样的勇气。
这时候一辆清洁车开进了林中空地,从驾驶室里跳下一位男的司机和一位中年妇女。他们下车后立刻脱掉身上的工作服和内衣内裤,活脱脱地赤裸着走到沙滩上,然后大声喊着: “小伙子和姑娘们,你们好!请大家帮帮忙,快点将地上的垃圾收集起来放到车厢里去!” 立刻,沙滩上坐着和躺着的男人和女人都一跃而起,很快就将地上的空啤酒瓶、香烟盒等收拾得一干二净,放入装载垃圾的车厢。
我这是第一次看见如此精彩的全裸体的劳动场面。结束后,那司机和清洁女工向大家道谢,然后再穿上衣服上车。赤身裸体的小伙子和姑娘们又兴高采烈地回到沙滩。我这才发现在沙滩上晒日光浴的不仅仅是青年人和中年人,还有上了年纪的老者,甚至还有几位白发老翁和老妪。他们同样赤裸着身体,但看起来他们身体都还健硕硬朗。所以他们还有这份闲情逸致来此体验这沙滩风情。我还注意到这辆清洁车是从另一条路开进林子的。因为我们走进来只有林中小路和沙滩,那是汽车是无法开进来的。
我和娜达莎继续踏着沙滩往前走。那天下午的阳光灼热。我和她的全身的皮肤都被晒红了,加上赤着脚走在滚烫的沙子地上,我和她都有点受不了。这时娜达莎提议不妨先下河游泳,然后休息一会儿再去买饮料。于是我们又手拉着手,一齐跃入碧波荡漾的大河里。娜达莎的水性还真挺棒,尤擅长于潜水游泳。我则喜欢游侧咏和仰泳,为表现自己的水上功夫,我先用侧泳从她身边悄悄游过,然后我仰卧在水面上,逆着水流向她游去。
不一会儿,我感觉到有个柔软的东西在水下顶着我的背轻轻地将我托起。我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娜达莎突然在我的身旁浮出了水面。原来是这个顽皮的姑娘的恶作剧。她不停地迎面朝我拍着水花,看我用手捂着双眼躲避着,她高兴得直乐。趁我没注意,她又迅速潜入水中,抓住我的小腿将我推倒在水里,差点没让水把我呛晕。我钻出水面,只见她笑得更欢。这时我想,她正当如花似玉的妙龄,应该是她最活泼又最浪漫的青春年华。那次与她同游莫斯科河的尽情嬉戏,真使我差点忘了自己的年龄,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回忆。
回到岸上,我看见她的美丽的金黄色的长发全湿成一团,已被阳光晒得白里透红的身体上滚动着晶莹的水珠。她的皮肤很光滑,曲线很迷人,全身充溢着青春和健美的朝气。我忽然记起好几年前曾经看过的美国著名影片“出水芙蓉”,不禁又对她欣赏有加。她现在的姿容和体态真有如浴美人那般亭亭玉立。
这时我们想起该去找地方买饮料,还不知道谢辽沙和达妮娅都已经渴成什么样了。于是我们走到另一个更大的沙滩。这里的人更多。我们看见在这个沙滩的中央有一个临时的排球场,有两个球队正在比赛。有趣的是两边的球队的人数是不相等的,既不分男女也没有裁判,也不定比赛时间。打球的人随时可以上场或退场,而且更有趣的是,这里所有的参赛者和观赛者都是全裸登场,无遮亮相。这是莫斯科天体浴场的另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我和娜达莎边走边看,原来这里的天体浴场是沿着河边分布在好几个沙滩。我估计来这里消夏的足有数百上千人。在排球场临近的另一个沙滩,我们终于找到了食品和饮料的代销点。那是临时用塑料帐篷支起的小房子。在这里,又使我赏心悦目的是年青漂亮的售货员小姐也是全裸服务。我觉得奇怪,为什么在天体浴场所有的人都不许穿衣服?
我问娜达莎,她试着给我解释说,也许因为她们面对的是赤身裸体的顾客,如果在这里穿着衣服工作,可能就是对顾客的不尊重。我想她说的也许是对的。刚才我们看见运垃圾的司机和女清洁工人也是脱光了衣服来工作的。她说:“所谓天体浴场,就是让人的身体和本性都回归大自然。人们在这里应该是完全自由和平等的。在这里人们不需要任何遮掩,可以裸体面对自然界的一切。这就是天体浴场。”
在回来的路上,我绕有兴致地继续听娜达莎侃侃而谈。她告诉我,在莫斯科有一个民间组织叫“自然主义者协会”。这个天体浴场就是由这个协会倡导组织的。据说来这里参加活动的大部分人是这个协会的会员。除了天体浴场之外,这个协会还在莫斯科市内指定的澡堂里定期开放准许男女同浴的服务项目。那里设有美容、桑拿、按摩等服务室,还有芬兰浴室和游泳池。.据说,在那家有名的俄罗斯澡堂里,为男女洗浴者提供服务的工作人员也必须全裸身体。但那里同这里一样,也是很正当的健康的休息和服务,应该不存在色情的问题。同时这家协会每年夏天还组织会员到俄罗斯的索奇、克里木等著名的黑海滨疗养地旅游和度假。应该说这家民间团体还是挺不错的。据她了解,现在在欧洲的大部分国家都成立了“自然主义者协会”。
这时我记起了法国曾经有位著名的作家左拉。他写的一部长篇小说《娜娜》就是自然主义的代表作。我便问她是否读过?现在的自然主义者与欧洲文学史上的自然主义作品是否属于同一种社会潮流?
她说她知道法国作家左拉和《娜娜》,但她还没有读过这部小说。她说:“然而,不论是在俄罗斯还是在欧洲,或是在其他的国家里,自然主义只是代表一种思潮的存在。它决不可能形成整个社会的潮流。因为不是每个人都崇尚回归自然的裸体主义。它毕竟有悖于人们信奉的传统道德的规范。”
她也谈到她今天来这里的初衷,不仅仅是为了好奇,同时为了见识和了解天体浴场,这个已经在俄罗斯和几乎整个欧洲都存在或正在兴起的事物。她说:“世界和时代都在向前发展。人们已经告别了过去的社会和时代,包括陈旧的腐朽的意识形态和传统习俗。”
“在摒弃旧习和追求时尚的过程中也包括你和我。” 她那美丽的眼睛注视着我,很认真地说道::“其实,我今天刚来这里时确实感到很别扭。毕竟我还从来没有在这么多的人群中裸露过自己的身体。今天我和你在这里可以互相暴露和全裸面对,明天我和你在别的地方和场合见面就不可能如此大胆放肆了。这是因为这里是另一个特殊的地方,是让我们作为人的本质和人的本性的一种渲泄,同时让我们本身回归到大自然里以作为原始的存在。” 她说完又问我:“你以后还会来这个天体浴场吗?” 我未可置否,但我一时没有想起该怎么回答。
“反正我以后不会再来这里了。” 她又很认真地对我说道:“我劝你也不要再来了,因为你已经亲眼见识并且亲身体验了这里的一切。所谓天体浴场实际上就这么回事。” 我很注意地听她说着,惊异地注视着她那美丽的眼睛。她也忘情地注视着我。一会儿她羞涩地避开了我的目光。我真没想到,她那么年青,然而她说的这番话却是如此成熟的真知卓见。
当我们回到河边草地,谢辽沙和达妮娅早以等得不耐烦了。他们问我们怎么买几瓶啤酒和饮料去了这么久? 我支吾着不言语,还是娜达莎回答说:“我们一时没有找到地方,天太热了,我们只好先下河游泳,之后又再去买的。”说着她还反问他们:“难道你们两人先下河游泳了,我们两人过后再去不行么?”她说着,还装作生气的样子。达妮娅只好赶忙向她赔不是,对我笑着说:“你看她生气了,其实我们是口渴的不行了。”
谢辽沙发觉我们已经彼此很熟悉了,便打圆场。他提议首先为我和娜达莎成为好朋友干一杯啤酒。我又看着娜达莎,但我却没有言语。谁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呢?然而,我没有想到她没有生气。她温存地冲我笑着,笑得很甜。然后她也举起杯:“是的,维克多,为我们今天在这里相识又成为好朋友干杯!”
其实谢辽沙与达妮娅经过这一天的相处更是难舍难分。告别时他俩亲吻拥抱不够,恋恋不舍地相约再会。我想他俩真是一见钟情。也许这就是俄罗斯人的性格。而我同娜达莎也在短短的一天中相识,起初是偶然中的邂逅相遇,进而一见如故。也许我和她今后真的可能会成为好朋友。这其中的原因是她在学中文,我和她在这方面应该有着共同的语言。更主要的是她对天体浴场的见解使我对她刮目相看。是她使我明白了,莫斯科的天体浴场作为一种社会现象的存在,是可以被当代人们理解和接受的新鲜事物。它的出现实际上应该是反映了社会的进步和时代的发展。我认为对它不应该求全责备。
莫斯科郊外的银色松林地带现在依然是俄罗斯有名的天体浴场。每年的夏天那里仍然吸引.着众多的人们云集沙滩。但我从那以后真地没有再去那里,也正如娜达莎所说的,我曾经见识和体验了那里的一切。所谓天体浴场实际上就是如此。
时光已经流逝了十个春秋。现在我在离莫斯科两百多公里的另外一个小城市工作,与过去的朋友也难得来往。据我后来了解,谢辽沙与达妮娅果然相好了。但是一年后他俩就分手了。自那以后我与娜达莎在莫斯科约会了好几次。我记得第一次与她相约还是那年夏天。她约我到她的母校,陪着我参观莫斯科大学的教学大楼和图书馆,又与我在列宁山上眺望莫斯科的全景。我俯瞰山下,看见贯通全城的碧波荡漾的莫斯科河在静静地流淌。
我和她真的成了好朋友。她给我留下的印象依然是美妙的回忆。
大学毕业后她应聘在莫斯科一家进出口公司任职,从事与中国的贸易和翻译工作。由于她的工作出色,不久她被派赴她所在公司驻北京的代表处工作。两年前我陪同俄方代表团回国考察,曾在北京与她久别重逢。她还是那样漂亮和健谈,已经说的是一口非常流利的北京话。我感觉她比过去更加显得成熟和端庄。她欣喜地告诉我,她已经在中国生活了五年。两年前她在北京安了家。她的中国丈夫是某大学的俄语教师。去年她和他的女儿出生了。她说她的女儿长得很像她,皮肤也很白,只有一头黑发同她的丈夫相似。从她那美丽的眼睛里我能看出她现在生活得非常幸福。
现在有时候我还会想起十年前的夏天。回忆我在莫斯科经历的这段往事,我与娜达莎在那里相识的情景,我与她的纯洁的友情,还有那种回归大自然的感觉。那赤裸的温柔、那撩人的情怀、那真诚的流露,有如一幅幅美丽的大自然的风情图画,真地使我难以忘怀。我想,这也许就是人们的最原始的本性和初衷。
[ 发表评论] [加入收藏] [推荐给朋友] [打印] [关闭]  [论坛讨论]
当前评分:0
Bad  1 2 3 4 5  Good
关键词:莫斯科 天体浴场 
莫斯科风景明信片 2010年1月24日
莫斯科画册 2010年1月23日
..........................................................................................................................................................................................................................................................
协会介绍 | 俄罗斯油画 | 商务项目 | 留学咨询 | 俄罗斯风情 | 贸易信息 | 日常服务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COPYRIGHT(C) 2004 俄罗斯圣彼得堡华人协会 版权所有
俄罗斯圣彼得堡市塔林街7栋A座6H 102622
电话:+86 13439175060 ,+86 1057782670,+7 9161052484 电话/传真:+86(10)57782670
电子邮件: trade@china-russia.org , caspw@139.com

京ICP备05021730 , 京公网安备 11011500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