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Russian
推荐给朋友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首页   

协会介绍   

俄罗斯油画   

商务项目   

留学咨询   

俄罗斯风情   

中俄贸易   

日常服务   

网站导航   
热门排行
最新排行
推荐排行
新闻标题: 拍卖市场也有潜规则 业内人士痛陈弊病
发布时间: 2006年12月17日 閲读次数:6233 新闻来源:文化部
     今年的秋拍,所有业内人士都在静静地观看这团虚火。移师澳门举行秋拍的崇源艺术品拍卖公司老总季崇建坦言,在去年的秋拍市场上就预见到了今年艺术品市场的整体滑坡:“当你在征集作品中发现了几个老面孔,就是市场即将走下坡路的讯号。”

  记者采访了佳士得上海办事处的发言人章晖小姐,她告诉记者,从佳士得拍出的艺术品一般的流转周期至少在6年以上。也就是六年内,市场上不会再出现这件藏品。“但有很多人并不希望大众对艺术品变得那么理智,还在炉边继续添薪。如果在热水中的青蛙们不能自醒,就只能被煮熟了。”在虹桥地区开办第一家西画画廊的负责人对现状感到很忧虑。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的看法则更加悲观:“艺术市场的暴涨、当代艺术的井喷,使得艺术市场化问题再度浮出水面。这让人联想到上世纪80年代末日本艺术市场的泡沫,当时借助于日本经济腾飞,艺术品市场也随之迅速成长壮大,艺术品价格更是一路飙升,频出天价。但几年内,这个泡沫就随着艺术市场丑闻和经济滑坡而突然破灭,导致日本艺术市场进入长达十几年的冰河期。从中国这样太过浮夸的态势来看,很有可能步日本的后尘。到时候富了一群投机者,却埋葬了一个时代的文化。”吞苦果两年疯涨后已无利润空间如果说今年油画“火”,那么来看中国嘉德特辟的“中国油画及雕塑专场”成交数据:上拍183件,成交111件,成交率仅61%,总成交额仅5737.4万元。很多重量级的拍品居然没人接盘——吴冠中的5件拍品,仅成交1件,其余都以流拍告终,其中包括了《乞力马扎罗雪山》这样重量级的拍品。林风眠、秦宣夫、吴作人也均有作品流标,而在今年春季最热的写实画派的代表人物如杨飞云、王沂东也有作品流标。这番疲态在9月中旬已出现了端倪。北京永乐-佳士得拍卖公司的483件书画精品中,包括近现代的齐白石、张大千、傅抱石、李苦禅、李可染;当代的林风眠、吴冠中、黄胄、程十发。不仅大家云集,且拍品均是各大家各时期的代表之作。然而秋拍第一槌最终敲得并不响亮,最终仅以5300万元人民币草草收场,离预计的7200万相距甚远。傅抱石单轴最大的山水画《杜甫诗意图》仅拍出1100万。

  “造成流标,买方和卖方都有原因。”张洪说。他1978年在美国加盟拍卖巨头佳士得,操盘10多年,长期密切关注中国的拍卖行情。一位参加这场拍卖的藏家告诉记者,在他旁边坐着一位买家,他手中并不是图录,而是一张记着“XXX画家,XXX万元以下”的行情书。“现在市场真正成熟的收藏家少之又少,大多都是投资者,他们对作品的选择主要是依据作品好卖与否,而不单是从作品的艺术价值、学术价值进行判断。”张洪表示,“但卖方的构成也是这批人。去年的疯涨,这批吃进的投资者必须要把价格抬得更高才能获利。有些作品起拍价就高得可怕,根本不符合市场规律。”潜规则当代艺术品被当作股票炒刘小东——这个在不了解当代艺术的人群里相当陌生的名字,今年秋天过后,变得名声大噪。在他的作品《三峡新移民》创出国内当代艺术品新高后,在征集的拍品里有一两张刘小东画作的拍卖行似乎拿到了一张救生符。北京诚轩立马以刘小东及其夫人喻红的5幅画作为主推题材,照耀其整场秋拍。马上,又传出张晓刚1900万元的捷报。但刘小东说:“我的画不值这个价。”北京华辰油画部的一名员工告诉记者,现在炒“中国当代艺术”的那群人就是去年炒“中国当代油画”的那批人。一位接近这拨炒家的人向记者透露,炒卖艺术品,不怕价高:“去年近现代油画大热的时候,其实是他们集体出货的时候。而那时处低靡期的当代艺术却是他们大肆网罗的对象。”他表示,艺术品现在当作股票炒,有一个个板块。今年炒中国近现代书画,明年就是现代油画,现在是当代艺术,也许明年就轮到古代书画了。为什么说是炒,因为价不符实。

  “当代艺术似乎都以价格来作为看待艺术。”北京瀚海画廊负责人说道,“天安门等作品,除了这些能让西方读懂的‘中国元素’外,中国当代艺术,你还有什么值得骄傲的?”2007年威尼斯双年展总策展人RobertStorr在造访中国时坦言,中国的摄影、影像、行为等艺术形式都已经非常国际化,也令西方世界感到惊奇,然而一些艺术家为了向市场推销自己,不断重复自己赖以成功的风格,为了商业上的回报而停滞不前。以香港佳士得刚结束的秋拍为例,张晓刚的《天安门》被一位匿名人士标得,买家身份十分神秘。继而,在另一专场上,清朝八大山人的“花鸟鱼石”四屏立轴,仅拍出900万港元。幕后手托举炒作手法五花八门崇源艺术品拍卖公司的老总季崇建向记者透露,沪上有不少如今已销声匿迹的拍卖行很多都是被资金链崩断的。“举牌举好了,媒体宣传出去了,至于拍下的XXX万元资金什么时候到位,则是遥遥无期的。”以崇源来说,最长的一次催款足足催了2年多,“还不包括那些永远都收不回来的账。”

  上述一位参加了北京4场大拍的藏家告诉记者:“中国艺术品市场有很多怪事。有人从保利拍到藏品后转手就拿到嘉德再出拍。市场上炒来炒去还是那几件。‘行活’、赝品横行,鉴定证书满天飞。”“虽然不能肯定,但毕竟徐悲鸿的油画技法称不上大师。《奴隶与狮》的价值也仅在于徐悲鸿的个人意义和时代意义。”油雕院一中国近代油画研究专家提出质疑。而媒体内也有很多记者感到蹊跷:“来自现场的消息说,是个外场买家买走的,据传是个新加坡商人。而此画的送呈者也是新加坡人,且事后再也没有关于这个买家的消息。且这个5388万港元并不来自激烈竞投,而是一下拔高后拍定的。”一位跑拍卖的资深媒体人告诉记者,今年的炒作手法也出现了“升级版”:“都到海外去哄价。把一线大家的价位先抬高,给国内二、三线作品腾出再上升的空间。”而这些炒家手里都握有一大把的二、三线作品。“还有就是买家的高调亮相更多。比如今年秋拍一位女企业家拍下了天价的当代油画。”她表示,其中的原因比较复杂。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为了自己的企业作宣传。这种买家好理解——权当拿1000万元在全球卫视上做个巨幅广告。另一种则是为了告诉人们“这是真拍”:“以前为了炒作某位画家,经常会做假拍。后来这种样式被用滥了,大家不相信了。现在在更上层的投资族群里就出现了这样的‘托举’行动。”

  而偷税漏税更是家常便饭。北京中贸圣佳拍卖公司艺术顾问赵榆说,目前的文物法和拍卖法都没有规定拍卖企业落槌即纳税,也使造假者钻了空子,虽然创造了多少纪录的舆论早就登在了报章上,但是等税务人员收税的时候,拍卖行却常常以钱没到位甚至买家失踪等为借口拒不纳税。新闻视点艺术拍卖圈是另一个演艺圈在9月20日落槌的纽约苏富比秋拍中,中国当代艺术其实已经开始走了下坡路——304件拍品成交率仅为65%,相比今年3月春拍246件拍品成交率89%的成绩,已让人感到了后劲不足。方力钧的7件拍品有6件流拍;岳敏君的代表作《飞翔》也流拍。另外,一些当代艺术知名人物的作品成交也不理想,如苏新平4张作品有3张流拍;刘小东4张作品有2张流拍;徐冰4张作品有2张流拍;最惨的是马六明,作品全部流拍。其他如张洹、季大纯、郭伟、毛旭辉、朱伟、申玲、邱志杰、毛焰、刘国松等均有作品流拍。在国内艺术市场混得稍得法的人都明白,现在国内的艺术拍卖圈子就是另一个演艺圈。“画家就是演员,就是被操纵、被利用的。”曾是上海第一批策展人的A先生说道,“不同的是,有的是被动的,自己并不知情;有种是主动献身,搏的是‘出位’。后一批人就不胜枚举了,其手法绝不输于娱乐圈。”
[ 发表评论] [加入收藏] [推荐给朋友] [打印] [关闭]  [论坛讨论]
当前评分:0
Bad  1 2 3 4 5  Good
关键词:拍卖 潜规则 弊病 
..........................................................................................................................................................................................................................................................
协会介绍 | 俄罗斯油画 | 商务项目 | 留学咨询 | 俄罗斯风情 | 贸易信息 | 日常服务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COPYRIGHT(C) 2004 俄罗斯圣彼得堡华人协会 版权所有
俄罗斯圣彼得堡市塔林街7栋A座6H 102622
电话:+86 13439175060 ,+86 1057782670,+7 9161052484 电话/传真:+86(10)57782670
电子邮件: trade@china-russia.org , caspw@139.com

京ICP备05021730 , 京公网安备 11011500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