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Russian
推荐给朋友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首页   

协会介绍   

俄罗斯油画   

商务项目   

留学咨询   

俄罗斯风情   

中俄贸易   

日常服务   

网站导航   
热门排行
最新排行
推荐排行
新闻标题: 油画拍卖开始起泡?
发布时间: 2006年12月17日 閲读次数:5499 新闻来源:新民周刊
     今年春拍在一阵暴雨中落槌,油画行情的大幅飙升成为炫目的亮点。艺术市场最有效的膨化剂是一夜暴富的传奇故事,现在油画为它提供了一个新的题目。不必怀疑的是,它背后是大量游资的涌入。为此人们担心的是,这几年的楼市行情会不会在画布上演绎?
今年春拍,陈逸飞的作品是最大的亮点
  两颗炫目的明星
  每年的春拍总要拖一段时间,今年也不例外,直到7月中旬,在连续几个高温天后,随着东方国拍春拍最后一件拍品落槌,大家基本上可以笑眯眯地结账了。
  与往常一样,在今年春拍中,当家品种还是中国古代、现当代书画,但同时有两个现象引起了记者的注意:一是古代瓷器极少,这表明已经拥有藏品的收藏家不肯割爱,还因为造假技术总是魔高一丈,拍卖行的老法师也常常走眼,使得一些对瓷器情有独钟的收藏家在疑点多多的官窑器面前神志恍惚。二是中国油画在经过一两年的预热后,出现了一轮涨势,而且以响尾蛇陡然而起的姿势引来一片喝彩。
  打响“第一枪”的是5月14日嘉德春季拍卖会,整场拍卖会共分成中国油画及雕塑两大部分,分别有180件油画和12件雕塑作品推出,3个小时的尖叫,取得了总成交率92.5%、总成交金额7643万余元的好成绩。陈逸飞遗作《有阳光的日子》拍出440万元,这一价格创造了陈逸飞油画在内地的拍卖纪录。另一幅估价25万元的油画《周庄》则以198万元成交,高出估价近8倍。
  由于陈逸飞去世才一个月,陈氏遗作在市场上能走多远一直是人们议论的热点,此场拍卖会首次拍卖陈逸飞遗作,似乎给出了比预期略为悦目的答案。
  一个月后,北京翰海又推出了“陈逸飞作品专场拍卖会”,拍品是由澳门收藏家提供的《江南水乡》、《弹吉他的少女》、《西藏母与女》和《西藏的骑马青年》4件作品。其中,两幅油画作品《江南水乡》和《弹吉他的少女》分别以225.5万元和192.5万元成交。
  上海的艺术市场呼应及时,6月29日,崇源拍卖公司将好不容易征集来的4件陈逸飞遗作推上拍卖会,《大提琴少女》以550万人民币的高价拍出,刷新陈逸飞油画的拍卖纪录。7月3日,保利上海春拍拉开序幕,陈逸飞的《威尼斯水乡》以90万元落槌。7月10日,首次染指西洋艺术的朵云轩一口气推出60多幅油画,陈逸飞的《水乡回望》以36万元的起拍价开始攀升,一路狂奔至176万元才止步。
  今年春拍中另一个受到追捧的明星就是吴冠中。在北京的一次春拍中,他的《送子观音》一举拍到586万元创下了吴冠中油画拍卖的最高纪录。在中诚信的槌下吴冠中于1975年创作的油画《翠堤春晓》以220万元易主。嘉德春拍中也将他的《苏州园林》以159.5万元拍出。在资格尚浅的北京华辰拍卖有限公司的春拍油画专场上,吴冠中的《泊》和《运河桥》分别以112.3万元和132万元成交。
  吴冠中在上海也有相当多的“粉丝”,在朵云轩春拍上,老先生的《北京雪,一九七八》以363万元成交。
  这两位引人注目的明星之外,其他数十位在中国当代画坛的风云人物也有作品躬逢其盛。以北京、上海两地春拍的表现看,老一辈画家的作品继续看涨,吴作人的《静物》,成交价132万元。赵无极的《作品18-1-99》,成交价132万元。靳尚谊的《小提琴手》,成交价363万元。潘玉良的《皖南民居》,成交价52.8万元。关良的《江南古镇》成交价55万元。徐悲鸿的《曲阜孔庙太和云气坊》,成交价91.3万元。周碧初的《瓶花》,成交价83.6万元。
  当代写实主义、学院派画家的作品在今年春拍中摆出集体亮相的姿势。有全国影响的罗中立、艾轩、俞晓夫、徐芒耀、刘小东、何多苓、王向明、姜建忠、冷宏等画家都有充分的理由在春拍后为自己干上一杯。前一阵因辞职风波成为新闻人物的陈丹青,以一幅早期作品《穿红军军装的女模特》试水,结果以77万元被市场认可,另一幅《女共青团员》以48.4万元敲定。而与陈逸飞一起出道,据说对陈氏早期艺术创作产生很大影响的夏葆元,也赶在春拍前创作了一幅纪念徐悲鸿的《往事录》,以25.3万元成交。
  就像老鼠爱大米
  记者在东方国际拍卖公司看到非常滑稽的一幕,一位买家在拍卖会现场拍得一幅油画,这天前来付款时要求油画部的工作人员介绍一下画家本人的情况,因为无论事先还是事后,他对这位画家一无所知。而且记者发现他连基本的油画知识都不具备,他急切地要求拍卖行工作人员告诉他,什么地方可以买到“做回家作业”的教材。小姐指点他到刘海粟美术馆买几本《中国油画史》、《上海油画史》之类的书籍恶补一下。他坦言,当时之所以用3.08万元拍下这幅油画,纯粹是因为“好看,画面上东西蛮多的”——这是一幅常见的街道雪景图。
  得了“仙人指路”后,他甚至谢绝了小姐要为油画包装一下的服务,拎了就走,就像在菜场里拎了一只刚刚宰杀的鸭子一样。
  这一情景传神地描述了当今部分油画投资者的面目——当然不是全部。
  崇源拍卖公司一位拍卖师告诉记者,那天主拍时,他发现场子里一下子多出了许多陌生面孔,“举牌的几乎是以前没有打过交道的人”。他们出手凶狠,举牌毫不犹豫,并且有点相互叫板的劲头,还有人干脆将手一直举在半空中。于是价格在几分钟内快速上蹿,有一幅起拍价超过100万元的拍品,在几轮叫拍后拍卖师果断落槌,但场内马上有人大声抱怨“榔头敲得太快了”。
  “毫无疑问,大量民间游资开始杀入这个领域。”某拍卖行一位出纳小姐对记者说,她对自己拍卖行的老顾客是很了解的,因为他们有客户档案。但今年春拍后,前来付款的有相当比例的新户头,他们中有大型国企、民企、外企,更多的是房地产老板和炒房获利的投资客。
  “我们在去年就预感今年春拍中油画这个品种会起蓬头。”东方国拍艺术品部西画主管叶雯小姐对记者说,她从北京嘉德去年秋拍的火热场面中捕捉到了这个征兆,“当时场内有许多投资客涌入,从他们对油画几乎是不看作品本身而只看画家名头的样子分析,我感到这是一股资本的势力。只有热钱才会这样急于寻方向。”
  记者了解到,从去年底开始,北京、上海、广州等地的一些拍卖公司就陆续推出油画拍卖专场,北京举办过一场“当代俄罗斯油画原作精品”拍卖会,成交业绩不俗。今年5月,北京中诚信拍卖公司主题鲜明地推出“中国当代油画名家原作精品”和“欧洲油画名家精品”两个专场。崇源拍卖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季崇建在北京考察了3次拍卖会,很受刺激地发现拍品有一半以上是从南方征集而来的,成交额的70%以上也是南方人贡献的。“北京人赚了我们的钱,我们岂能袖手旁观,肥水外流?”他说。
  市场发出了强烈的做多信号。资本爱油画,就像老鼠爱大米。来自北京艺术市场的声音甚至以京油子的腔调称:只要不是太烂的拍卖行,一旦出现油画,就可以闭着眼睛卖。
  有专家分析,近四五年里,中国艺术品投资以年增长不少于30%的高回报稳居各项投资前列,成为仅次于房地产疯涨阶段的上选品种,是继股市、楼市之后一个新亮点。如今在股市持续低迷,楼市开始高位盘整并可能见顶回落、宏观调控开始制约投资规模的背景下,艺术市场便成了游资的避风港。据记者了解,参加崇源拍卖公司此次春拍的客户中,有80%是南方人士,其中大多为怀揣支票而来的投资客,他们志在必得的气度使此次拍卖取得了90%以上的高成交率。其中3件成交价最高的拍品:陈逸飞的《大提琴少女》、徐悲鸿的《喜马拉雅山之林》和《检阅》分别由3位房地产企业老总举重若轻地拿下。
  一位收藏界老法师对记者说,其实在去年几场秋拍中就听到有国际热钱潜入中国艺术市场的传闻,这部分热钱就是冲着人民币增值来的。因为人民币升值后,以人民币标价的收藏品必定水涨船高。
  泡沫出现了吗
  入夏以来,俞晓夫一直躲在油雕院的画室里创作新作,对春拍的火爆行情处之泰然。而据画廊方面传来的信息,他目前的原创油画是供不应求。在上海几家拍卖公司的春拍中,他有几幅作品成功拍出,最高一幅为《铁皮鸟》,27.5万元成交。
  他认为,油画拍卖已经出现了少量的泡沫,而泡沫主要来自外地。有些企业在资本市场掘到了第一桶金后,于早几年开始涉足艺术市场,悄悄地囤了一些画,现在觉得时机已到,当然要抛出一些盈利。为了利益的最大化,他们就通过一些策划,利用媒体的公信力,将某位画家神化,甚至不惜弄点花边新闻,还将其的作品捧得过高,然后在拍卖会上拍出一个高价。“所以,有些成交作品并不能真实地反映画家本人的水平,更不能真实地反映中国当代美术史的发展阶段。它只能真实地反映中国艺术市场在起步阶段的急功近利和民间资本的力量。”
  靳尚谊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有泡沫”,并认为那幅成交价为363万元的《小提琴手》与自己并无多大干系。“那是市场炒的。早十年中国油画确实太低,应该涨,但问题是涨得太快,这样下去会将今后数十年的空间给堵了。”他还认为:“中国的油画收藏家或投资者,文化准备不足,不像欧洲,人家有长期的文化熏陶,油画的鉴赏水平是从小培养起来的。我们缺乏群众基础。但我们敢拍,有资金啊。不过我们不能走上世纪80年代日本的老路,你看凡·高创天价的油画都是日本人买去的,现在呢,贬值了,只好锁在银行保险柜里。这不应该是超一流艺术品的归宿。”
  另一位美术界老前辈詹建俊也支持他的观点,“画廊炒作是不可忽视的因素,中国的艺术市场并不成熟。”他还特别指出,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民众购买力的提升,会对油画收藏起到推动作用,但过热的话,会影响民众对油画的判断力。投资的动机不能全部覆盖作为欣赏而存在的纯粹爱好。
  季崇建谨慎地认为,从目前的态势看,油画市场刚开始升温,即使有泡沫,也只是局部的。他也认为不能排除个别画廊有炒作的用意。假定有个画廊要炒高某位由他代理的画家的作品,可以将一幅在画廊挂牌10万元的画拍到60万元,实际上是他自己举牌买下的。上下两头付20%的佣金,计12万元。买回后再在画廊内高调挂出,就不是以前的10万元了,而是拍卖价66万元——有拍卖公司发票为证。如果有人要的话,他也不妨打个折扣,以50万元卖出,那也比原先的10万元多赚了28万元。这就是泡沫。如果这个画家由他独家代理,要支撑这个价位是很吃力的,如果由多家画廊代理,那么这种泡沫就是极其危险的,对市场会造成负面影响。
  还有个别画廊将自己委托的底价为十几万元的油画哄抬到上百万,如果有人举牌就出手,反之自己接过烫山芋也无妨。成交后不去交割,就算损失两三万元的定金,但这幅“标志该画家市场最新认可度”的油画经媒体报道后就有了白字黑字的证明。然后再拿回到自己的画廊,镀过金的这幅画将来就可以“斩冲头”了。
  东方国拍的叶雯小姐还反复强调他们公司对二级市场的倚重,据她称,东方国拍不主张从画家手里直接拿作品,因为画廊的长期经营,才使上海的艺术市场有今天的局面,画家和拍卖后都要珍惜。直接从画家手里拿作品不仅会使国家损失税收,还会伤害画廊,并产生泡沫。
  另外,买家不懂行情,缺乏必要的油画鉴赏能力和美术史知识,只看重某件拍品日后的升值空间,以炒楼的心态扑向艺术市场,也会造成泡沫。而且艺术品变现较难,一旦出现因为资金短缺而大量抛售现象,就可能使市场信息失真,导致非理性杀跌。
  不过季崇建请记者注意,在他们春拍中推出的另一幅陈逸飞油画《水乡》,因未达到200万元委托底价而流拍。“这说明油画热中还保持着一份清醒,收藏家们更看重作品的质量。”
  一位投资理财专家对记者说,宏观地看,这几年油画拍卖的总成交额加起来,在资本市场上也不过沧海一粟。要形成新的、吞吐量较大的投资热点,这个成交额至少要放大100倍。画廊、拍卖公司、画家本人及收藏者准备好了吗?
  油画行情将继续升温
  这个炎热的夏季,注定成为一部分热门画家最忙碌的季节。东方国拍表示目前征集好作品变得困难起来。此次春拍东方国拍只征到一幅夏俊娜的水彩画,尺幅也不大,结果以13.2万元被一家艺术机构收进。而在代理这位女画家的画廊里,据说也断了档。在国内外市场上,夏俊娜的大幅油画可以轻易地卖到上百万。
  前几年国内油画市场沉寂时,画廊或拍卖会上的大多数买家为海外投资者或收藏家,他们为培育中国油画市场作出了贡献。而现在,有人担心国内市场一旦炒高后,吓退国际收藏家,那会影响他们购买中国油画的热情,对尚处于起步阶段的中国市场不利,对中国画家走向世界舞台也不利。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对记者说,有人将中国油画与世界一流的画家比,比如说毕加索的拍出天价的《拿烟斗的男孩》,其实这种比较缺乏实际意义。虽然中国画家的基本功和写实水平一点不比欧洲画家差,甚至更好,但油画是一种国际语言,与国际大师比,就得纳入西方世界的评判体系,我们显然没有话语权。要知道,与陈逸飞一起出国打拼的画家,早几年还在街头替人画肖像,拎着个肥皂箱到处躲警察呢。有几位的画在本次春拍上拍出几十万,但回到美国后,仍然得为五斗洋米投身与纯艺术无关的营生。要说接轨,是我们接人家,还是人家接我们?
  好在中国的北京,特别是上海,是一个开放度较高的城市,与香港一样,有着资金流、信息流和商品流的优势,比之日本、新加坡、台湾等地区的“海岛文化”有很大的不同。据拍卖行一些专家在境外的考察发现,日本、新加坡和台湾画廊业很发达,但拍卖行几乎没有,这些“海岛生态环境”缺少上海、香港等内地城市的市场条件不能不说是一个重要原因。据悉,有些拍卖公司开始到海外征集拍品,当代艺术品回流或许开始了。
  “而现在,上海的经济与香港比翼齐飞,而香港的艺术市场上,同一水准线上画家的作品价格与内地相差多少?是上海的好几倍!上海的油画拍卖价应该跟紧,如果超出香港也不必大惊小怪。”一些拍卖行表达了这样的观点。
  记者了解到,去年中国油画成交价前十位中,前九位纪录是在香港创下的,第一名是常玉的《翘腿裸女》,778万多港元,紧追其后的是赵无极的两幅作品。第十名才是吴冠中的《墙上秋色》,由上海保利成功拍出的324.5万元人民币。
  中国油画之所以吸引投资者和收藏家的还有这样一些因素:油画付出的劳动量明显比中国水墨画要大得多。其次,油画家不像水墨画家那样总在重复自己的作品,而且过分强调师承,导致风格几十年不变。其三,油画作伪难度大得多,因而赝品远比水墨画少。其四,上海是中国油画的发祥地,上海油画史等于是中国油画史。从广义上说,上海人对西方文化有亲和力,有欣赏油画的基础,如今学术认知度也开始提高了。其五,架上油画更适应现代家居环境,更符合现代人的审美情趣。其六,油画已经进入社交渠道,作为礼品比水墨画时尚,更宜于展示。最后一个因素,自去年开始,已经高处不胜寒的中国水墨画又出现一轮涨势,陆俨少、吴昌硕、徐悲鸿、傅抱石、潘天寿、李可染、黄胄、吴冠中、范曾等数十位不同时代、不同价位阶梯的画家,均在去年创造了个人作品价格的最高成交纪录,并为二线靠前的画家腾出很大空间。记者在上海一些画廊里获悉,春节刚过,上海的主力画家都将自己的卖价抬高一个台阶,每平方尺都要6000到1万了,而且轻易还拿不到。
  “相比之下,油画还刚刚升温,好的作品还远没体现应有的市场价格。如果市场规范的话,行情会在相当长的时间段内一路走高。我们要以实力和优质服务来跑马圈地。”季崇建很有信心地表示。
  记者获悉,崇源、东方国拍、国拍、朵云轩等几家拍卖公司正在摩拳擦掌筹备秋拍“华人西画”专场。崇源还将在加强市场主导,在策划上精心构思,比如锁定中国三代油画家,推出“东方巴黎”、“俄罗斯风情”、“夜上海”三个主题,将各个历史时期的中国画家作品层次鲜明地推向市场。
  2002年前,受东南亚和港台经济低迷的影响,国内油画市场价格较低,如陈逸飞等人的小幅作品,有的拍卖会上只拍到三五十万元,很早涉足油画拍卖的一些大拍卖公司曾一度取消油画专场拍卖。进入新世纪后,行情开始转暖。如果说2003年艺术市场的快速发展,还给人雾里看花的感觉的话,那么2004年市场行情的热度,表明这个市场已经摆脱了1997年形成的低谷,今年的春拍则进一步证明了内地的艺术市场,尤其是油画市场开始走向灿烂的明天。
[ 发表评论] [加入收藏] [推荐给朋友] [打印] [关闭]  [论坛讨论]
当前评分:0
Bad  1 2 3 4 5  Good
关键词:油画 拍卖 
..........................................................................................................................................................................................................................................................
协会介绍 | 俄罗斯油画 | 商务项目 | 留学咨询 | 俄罗斯风情 | 贸易信息 | 日常服务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COPYRIGHT(C) 2004 俄罗斯圣彼得堡华人协会 版权所有
俄罗斯圣彼得堡市塔林街7栋A座6H 102622
电话:+86 13439175060 ,+86 1057782670,+7 9161052484 电话/传真:+86(10)57782670
电子邮件: trade@china-russia.org , caspw@139.com

京ICP备05021730 , 京公网安备 11011500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