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Russian
推荐给朋友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首页   

协会介绍   

俄罗斯油画   

商务项目   

留学咨询   

俄罗斯风情   

中俄贸易   

日常服务   

网站导航   
热门排行
最新排行
推荐排行
新闻标题: 出国不学好被遣返,影子家长难管留学垃圾
发布时间: 2005年12月1日 閲读次数:3024 新闻来源:蝴蝶®
我们所知的留学不知不觉已经和阔少、垃圾联系上,出现“留学阔少”、“留学拉架”等新名词。接受海外“先进教育”还得需要有良好的道德品质,不然就如文章中的这位一样,会正式地被随送回国。

受访人:汪先生,男,45岁,大连人,早年留学日本,1995年登陆多伦多

汪先生是个很开朗的人,谈起自己,谈起工作和老婆孩子总是笑声爽朗。但是有谁想到他这看上去这么开心的人,只要是一提起家里的其他人就满脸愁容和愧疚。也许人生就是有美好的一面也有让人伤心的一面,他侄子的事情,可能是他平静的加拿大生活中最大的波折。

侄子要来加留学

我侄子是3年前来多伦多留学的,如今他已经走了快一年了,别看我平时乐呵呵的,但是只要一想起他,心里还是不好受,自责也好,对他惋惜也好,总之都是我心里的痛。

记得刚听到他要来加拿大的时候,高兴得不得了,我也是出来10多年的人了,几次回家的时候,他还都是个小孩子,印象里他也是个调皮机灵的小家伙,如今已经变成大人了,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心里那个兴奋。但是没多久烦恼也就接踵而来。

他是我大哥唯一的儿子,平时当宝一样,来这留学肯定是要我照顾他,那是没话说的,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但问题是我能照顾得好吗?我太太天天在我耳边唠叨,说是什么要照顾好一个人是多么多么的难,更别说是个已经18岁的半大孩子。比看着自己的一对儿女还不容易,不同意他由我们监管,怕有什么三长两短没法交待,为此,我和我太太吵了很多架。你要知道,我当年留学日本,我大哥可是帮了我不少忙,那时候我大哥的公司还没有像现在这样很挣钱,我留学的费用他可是出了一大半,如果不是他,我就算是一天到晚的打工也不能维持我的生活,更别说我在国内已经成家了,还要照顾家呢。我太太最终还是受不了我的“忘恩负义”的指责同意了。

之后是钱的问题,说实话,我们虽然还过得去,但是压力也不小,毕竟我们也有2个准备用钱的孩子。于是又开始筹划他来后,怎么样才能合理的分配每一笔开支。不过后来,这个问题还是让我哥解决了,我哥知道我们在这也不容易,于是每个月拿出3千加币,1千块给我们做食宿费,2千给他当零花钱,学费另算。其实我们让他住在家,哪里用得了1千块呀,可我哥说了,这1千块也有我们的辛苦钱。这一句话和这笔钱就成了我们的责任了。

为了迎接他,我们一家大小收拾了快一个星期,又是给他腾出一间宽敞朝南的房间,又是给他买家具、床和电脑桌,然后满心欢喜地一家大小去机场接他。我们已经有几年没见了,我怕错过他,特意准备了写上他名字的白纸板在出口处举着。等了多久我不知道,只是我的孩子都烦了,最后,有一个满头金发,身穿名牌休闲装,带着墨镜,拖着二三件行李,走路拖泥带水连脚跟都抬不起来的高个子男孩儿走到我面前,什么话都没说,但我已经知道,他就是我多年没见的侄子了。

叔侄关系越发紧张

把他接回家后,我带着他楼上楼下的看,最后把他领到自己的房间。他看了看,撇了下嘴,二话没说,倒头就睡了,还是个孩子呀,可是到现在已经几个小时了,我还没听他叫我一声叔叔呢。

后来,又带着他去学校报到,去给他买电脑,再买日常生活的用品。从我们选东西的时候我发现,我的侄子和我的孩子们不一样,比如我的孩子会选择性能价格比好的东西,而他会选择贵的,哪怕是贵一分的。那时我还在想,谁让我的孩子没有一个有钱的爸爸呢。

矛盾出现在他上学后的一个月,其实我知道我们之前就存在着一些问题。比如,我们已经很久没见了,以前相处得也不多,感情不是那么深;还有,他是新一代人,但他和我的孩子还不一样,有什么事情他都不和我讲,再加上他的一些生活习惯和爱好。

他不努力学习,这使我很生气,既然我哥把他托付给我,我就要把他管教好,我一天到晚主动和他谈心,我想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他在这最主要的任务都不愿意好好完成。可是说了又有什么用?我还是看不见他温书,也看不见他写作业,难道这种college就这么清闲?后来我才知道,我侄子在国内的时候学习就不是很好,有钱人家的小孩子嘛,一直就是上那种贵族学校,之所以让他来加拿大,就是因为他根本考不上大学了,才来这里镀镀金。

后来就是他交的朋友,我最怕的就是他交友不善!他的那些同学呀,我都不想说了,一个个像是一匹脱了缰的野马,他们的父母要是知道了,该多不放心呀。他整天就是和那些人在一起,酒吧、脱衣舞厅、赌场,全多伦多的娱乐场所基本上都去过了,哪有好吃的,好玩的,比我还清楚呢。

到了这个地步,我都伤心死了,他不听我的,我太太还和我因为他吵架。真是让我太太说中了,别人的孩子,即使是侄子,也不可能像自己的孩子一样管教。原来还没有的问题,现在反而多了起来。

我们原来的Basement出租给了另一个小留学生,人家的孩子,真是听话。每天除了上课就是回家学习,极少出去玩,也没见到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人来找。于是我就拿人家和我侄子说,可他却说人家是傻子,他们都不带这种人玩。把我急死了,都这么大了,骂也不是,打也不行。我告诉他,我是他叔叔,他在这留学住在我家里就要努力的读书,可他却说了句让我伤心的话,他说,如果不是我大哥让他住在这,他才不会住在我这个破house里,他原来在国内住的房子的厨房都比他现在住的卧室大,他不稀罕。

  继续堕落,遣返回国

话说到这了,我觉得我真是失败呀。我要怎么管教他才是?!

后来,我和我太太也因为他的事情差点闹离婚。你也知道,以他那时的花钱速度,2千块根本就不够,而他其实是有点怕我大哥的,现在成绩也不是很好,甚至连课都是有上有不上,不敢叫家里总拿钱,没理由呀,那找我伸手就是常事了。后来给我们作为食宿的那1千块钱也基本上给他做零花了,有时我还会倒贴。

我真是苦呀,我太太和我吵,侄子又不听话,这事要是让我哥知道了得气出病(本来他身体就不好),而且还会让他误会,整天就我一个人操心。

再后来,这孩子做事就更可笑了。他从第一个学校就没学好还非要转到Seneca去,在Seneca读了没多久又要转到York去。按照他当时的情况,从我们大人的角度来看,他去哪个学校都是学不好的,他这样转来转去,也无非是给国内的父母一个好的借口。每当我大哥问起我他的情况,我都说学习不好,因为只有这个是我大哥能接受的。

学校转来转去的,女朋友也是一个接一个的换,不但换还把女朋友领回家。那些女孩子也是个个都不听话的,哎,还是那句话,要是她们的父母知道了该多伤心!我家里还有两个16岁和9岁的孩子,虽然是在加拿大长大的,可影响也不好呀。我要是说他,他就会拿同居或搬出去住来吓我,这哪行,我怎么和他父母交待,再说,他在我眼皮底下我都已经不放心了,要是让他再出去,他就更肆无忌惮了。

一步错步步错,他有小毛病的时候我没管好,那以后就更麻烦了。

事情发生在今年的1月份吧,他和那些朋友出去玩,有男有女的一大群。去哪我也不知道,他向来都不告诉我,差不多凌晨2点钟的时候,从警察局打来的电话,让我去保释他。后来我才知道,他和朋友在欧洲人开的小便利店里面买烟,买完后,他居然就从那个小便利店里偷了个连5块钱都不值的东西。偷完后几个人要走,被店主发现了,店主可能说了些不中听的话,他居然就动手把人家给打了。打完后几个人还想跑,其实店里还有一人早就报警了。

我把他从警察局带出来后,我当着他的面,重重地打了自己一巴掌,把他吓着了。我管不了他了,他家里有钱,我从来也没让他缺钱花,可现在连个不值5块钱的东西都偷,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我忍不住地哭了,我说我不该在我哥想要把他送出来的时候还大力地鼓励,也不该把管教他的担子承担下来,因为我根本就管不好,不但管不好还耽搁了他,我不是个好叔叔,我没用。

之后,就是现在这种结局,出事时他的签证已经到期了,他本来上课就不好,出事后学校不再要他,于是他被遣返了,被正正式式的遣返了。

我真是没脸再见我哥和我嫂子了,我觉得是我耽搁了他们的儿子。孩子临走时我和他都在流眼泪,对他我不仅是心痛,更是深深地自责。

我哥很生气,他怪我为什么不告诉他,我嫂子整天哭,觉得这事已经让人知道了,太丢人了。而我呢,也是想不通,我也是留过学的,当年在日本,为了上学和生活,每天都很辛苦。如今的孩子是怎么了?

其实我们每一个人能承担的责任是有限的,汪先生竭尽全力地去做好一个叔叔的角色,但事情发生了,自责是没有用的。家长为了让孩子受到良好的教育让他们远渡重洋来求学,只是忘记了,他们还是一群从来没有离开过家长,从来没试过孤独是什么的半大孩子。像风筝一样,断线了,无影无踪了。
[ 发表评论] [加入收藏] [推荐给朋友] [打印] [关闭]  [论坛讨论]
当前评分:0
Bad  1 2 3 4 5  Good
..........................................................................................................................................................................................................................................................
协会介绍 | 俄罗斯油画 | 商务项目 | 留学咨询 | 俄罗斯风情 | 贸易信息 | 日常服务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COPYRIGHT(C) 2004 俄罗斯圣彼得堡华人协会 版权所有
俄罗斯圣彼得堡市塔林街7栋A座6H 102622
电话:+86 13439175060 ,+86 1057782670,+7 9161052484 电话/传真:+86(10)57782670
电子邮件: trade@china-russia.org , caspw@139.com

京ICP备05021730 , 京公网安备 110115000003